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近代中国研究>> 学人风采>> 学人随笔>>正文内容
学人随笔 【字体:

赵云田:温暖

作者: 文章来源:社科院专刊总第276期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年12月12日

近日整理以往的信件,有本所贾熟村先生和朱东安先生给我的两封信,重读之后,一股暖流不由得又涌上心头。

 

贾先生的信是这样写的。

 

云田同志:

 

所里分牛肉(大约五斤),我帮您领了一份,放在办公室窗外。天气太暖,怕坏,望及早取回加工,以免浪费。

 

另有消息说,明天还要发工资。请抽空来所一趟。

 

此致

 

敬礼!

 

贾熟村 22/1

 

从信封的邮戳可以看出,这封信写于1987年1月22日。贾先生当时是近代史所政治史研究室主任,是我的直接领导。同在一个研究室,为什么还要写信?原来,一是当时的电话还不普及,我家里没有安装电话,所以不能用电话直接告知;二是我那时住在西直门外的昌运宫社科院宿舍,离研究所比较远,每星期只来所一次,即便来了,有时还要到所外办一些事情,因而和研究室的人见面机会不多;三是我的办公室在六层,贾先生的在三层,室里如果不事先通知开会,我一般不到三层去,生怕影响别人的工作,耽误别人的时间,要知道研究室里所有人都惜时如金。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贾先生便给我写了信。

 

贾熟村先生长我13岁。从信的内容可以看出,他对于本室年轻同志的关心是多么的无微不至。除了学术上的帮助外,在生活方面也是这样的体贴入微。我是一个出学校门,进学校门,再进研究所大门的人,在阅历上缺乏对社会的深入了解,在人际交往上也缺乏处理各种关系的经验。贾先生的这封信,反映了近代史所老同志对后学的关爱,正是这种关爱精神使我感到分外的温暖。

 

我想,就学术研究机构而言,给人以温暖的,可能会有很多方面,而对后学的关爱是其中一个重要方面。关爱后学,体现的是老同志的精神风范,是对学术传承的一种责任。学术总是一代又一代的人去完成和发展。再知名的学者,也会有局限性,包括个人认知的局限、社会和时代提供条件的局限,等等。因此,培养青年学术人才,保证学术的继续发展,就成了老同志的一种社会责任。而关爱后学,正是这种社会责任的体现和要求。贾熟村先生的这封信,体现的正是这种关爱精神。

 

朱东安先生信的内容如下。

 

老赵:

 

我们几个商定,阴历明年正月初三日去罗先生家拜年,约好上午十点在门口会齐,去的共有张海鹏、刘建一、龙盛运和你、我五人。今年(按,“年”字应为“天”字,引者注)上午忘记告诉你,下午打电话两次你不在,估计可能走了,我给您写了这封信,很对不起。

 

再见,切勿失约。

 

朱东安 87.1.27日

 

罗先生即著名的历史学家罗尔纲先生,当年已是87岁高龄,还在进行多领域的学术研究,尤其是太平天国史研究,并主持国务院古籍整理规划小组委托的《太平天国资料丛刊续编》的编辑工作。罗先生的编制在政治史研究室,所以室里的同志要去给他老人家拜年。

 

朱东安先生当时是研究室的学术秘书,他组织研究室的同志给罗先生拜年,反映了近代史所尊重老一辈学者的优良传统。像罗先生这样德高望重的海内外闻名的学术大师,原本就是近代史所的光荣,是政治史研究室的骄傲。我们给罗先生拜年,不仅反映了对学术大师的景仰之情,也是我们聆听大师教诲的好机会。朱先生的这封信,反映了近代史所敬重前辈的优良传统和作风,正是这种传统和作风,使我感到非常的温暖。

 

因此,我又想到,就学术研究机构而言,尊重前辈也是给人以温暖的一个重要方面。尊重前辈,既是对前辈学者劳动成果的尊重,更是后来学者对学术追求和承诺的体现。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超旧人”,说的是一种发展态势。而发展是需要基础的,前辈学者给后人奠定了基础,后来学者才有可能在前辈学者奠定的基础上去发展,去获得更新的成就。这是学术发展的客观规律。朱东安先生的这封信,表现的正是这种敬重前辈的优良传统和作风。

 

时光荏苒,转瞬间28年已过去。今天重看这两封信,对于我这个已进入古稀之年的人来说,仍感到那样的温暖。当然,温暖是一种感受,是出自内心的体验,只要做人诚信,为人友善,就一定能传播温暖和感受温暖。让我们坚持关爱后学和敬重前辈的优良传统,使中国社会科学研究之花更加芬芳,开遍中华。





上一篇:韩志远:走进人间天堂——青藏高原下一篇:杨天石:忆胡绳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
    PowerEasyCMS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