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近代中国研究>> 新闻快讯>> 最新消息>>正文内容
最新消息 【字体:

杨天石:小中见大,精光独具

作者: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2017年1月23日第16版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年01月23日

读了几十年文章,自己也写了几十年文章,说老实话,大部分文章都淡忘了。即使是自己写的,虽曾呕心沥血,一笔笔写,一键键敲,但是,也大都淡忘了。题目,自然记得;内容,却只记得大概。但是儿时读过的一些文章,例如陶渊明的《桃花源记》、刘禹锡的《陋室铭》、欧阳修的《醉翁亭记》、苏轼的《前赤壁赋》、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却至今不忘,有的还能自头至尾地背诵。

 

为何?我想,其原因首在于小。人的记忆力都有限,谁记得住,背得下那动辄万字的大文、长文!纵观中国文化史,能够流传千古、传诵不衰,刻入民族记忆的名文似乎都是小文,篇幅虽短,却小中见大,精光独具。

 

感谢东方出版社愿意再版我多年前的旧作《横生斜长集》,而且希望我主编一套小文丛书,我觉得此意大佳。

 

我虽然提倡小文,钟情小文,但是,并不排斥大文、长文、大著、巨著。宇宙万物,各有其长,也各有其用。古人云,“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此之谓乎?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研究员。本文根据作者为“名家读史笔记丛书”序编辑,标题为编者所加)




上一篇:当代议题的和解,需两岸共享历史的丰富面相下一篇:侯中军:顾维钧档案未公开部分还有什么宝贝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
    PowerEasyCMS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