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近代中国研究>> 新闻快讯>> 最新消息>>正文内容
最新消息 【字体:

侯中军:顾维钧档案未公开部分还有什么宝贝

作者: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年01月24日

依据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与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关于整理顾维钧档案的协议,2013年11月7日至2014年1月9日,我在美国纽约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访问研究,主要目的是整理顾维钧档案未公开的部分。顾维钧,字少川(英文名:Vi Kyuin Wellington Koo),江苏省嘉定县(今上海市嘉定区)人,生于1888年1月29日,1985年11月14日在美国纽约逝世。他是中国近现代史上最卓越的外交家之一,1912年任袁世凯英文秘书,后任民国北京政府国务总理,国民政府驻法、英大使,联合国首席代表、驻美大使,海牙国际法院副院长,被誉为“民国第一外交家”。上世纪80年代,长达12卷的《顾维钧回忆录》陆续出版后,近代史学界曾掀起一阵研究顾维钧的热潮,在涉及重大的民国外交问题时,往往会引用顾的回忆录。顾的回忆录虽然已经很详尽,但相比哥大所藏整个顾维钧档案而言,仍不可同日而语。据粗略统计,整个顾档的总页数当在40万—50万页之间,真正为学术界所利用的只是其中很少的一部分。在顾档中,有57盒文件从未进行过整理,因此亦不为学界所知,本文的重点在于简要介绍这57盒未公开的文件。

 

一、顾维钧档案未公开部分的整体状况

 

顾维钧档案是哥伦比亚大学所藏档案中有关中国部分的最大的一宗,其中业已整理出目录的部分达224盒(据哥大图书馆网站提供查询目录),未整理目录的部分为57盒。已经整理的部分,从1906年中英关于西藏问题的谈判开始,至1965年关于联合国西南非洲问题文件结束,其中历经晚清政府、民国北京政府时期、南京国民政府时期,直至国民党政权退守台湾。此部分目录系由Larry N. L. Shyu整理,并于1964年7月1日正式公布。自该目录公布以来,陆续有学者使用顾维钧档案,并以顾档为基础研究近代中国的外交问题,这其中既有部分专著,更多的是涉及近代外交的学术性论文。学界关于顾维钧外交思想及活动的研究,大多是参照回忆录为研究资料的,对于200多盒顾维钧原档并未能充分加以利用。

 

未整理目录的顾档文件,涵盖范围较广,档案及公文的形成年代大多集中于1930-1950年代。除一般外交事务外,此部分档案有两大特色:一是保存有国际联盟和联合国的文件;二是保存有顾维钧大量的私人信函。

 

现根据初步整理结果,将这57盒档案予以概要介绍。笔者在整理过程中,依据这部分档案的原始保存状态,依照其原有顺序予以命名盒号及文件号,以求最大限度保存原貌。

 

第一盒共9个文件夹,主要内容系1937、1938年国联关于中日战争的文件,内含中国代表团对国联决议的保留声明以及顾维钧与各方的往来函件、中日关于停战谈判的情形等。此盒档案中有关于修改国联盟约的文件。

 

第二盒共4个文件夹,主要系1936、1937、1938年间顾维钧与各方函电,其中有关于设立石油公司的相关文件。

 

第三盒共8个文件夹,时间跨度较大,从1933年到1939年均有,部分文件为法文。主要部分为国联文件,系如何引用国联盟约制约日本。亦夹杂有1938年中日战况的报告。

 

第四盒共11个文件夹,从1933到1939均有,部分文件为法文。涉及国联有关中国问题文件。中国向国联控诉日本使用毒气和轰炸平民是主要组成部分。

 

第五盒共14个文件夹,1932年至1947年,以国联时期往来信函为主。

 

第六盒共11个文件夹,1934至1935年顾维钧与各方往来函电,主要内容系中华民国驻法国使馆馆务,其中有驻法使馆升级为大使馆事。

 

第七盒共6个文件夹,1931年至1939年。内有中国驻国联代表团关于满洲问题资料汇编,包括中国代表的大会发言、来往信函及声明,1932年11月—1933年2月。分为两个部分:一是大会发言和评论,主要有顾维钧、颜惠庆、郭泰祺;二是支持中国要求的相关证明材料。驻法使馆往来电文底稿是另一个主要内容。

 

第八盒共3个文件夹,1937至1939年。主要内容是中国政府在国联控诉日本侵略文件的汇编。

 

第九盒共8个文件夹,1946至1949年中国参与创建联合国文件。内有讨论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大国一致原则、接纳新会员国的程序、西班牙问题文件汇辑,印度问题等。

 

第十盒共4个文件夹,1946至1947年联合国专门委员会讨论南非印度人问题的各种文件、安理会关于西班牙问题的文件。

 

第十一盒共9个文件夹,1946年全年,安理会就接纳新会员国致秘书长特别报告;各国代表团就南非印侨问题决议及草稿。

 

第十二盒共2个文件夹,主要是1946年联合国大会期刊汇编。

 

第十三盒共5个文件夹,主要是1947年联合国期刊汇编。

 

第十四盒共4个文件夹,主要是1949年期间联合国大会相关文件。内有前意大利的殖民地问题、南非印度人问题、西班牙佛朗哥政权问题;联合国大会第三次会议第二分期期刊汇编。

 

第十五盒只有1个文件夹, 1948至1949年。联大三届会议特设政治委员会会议记录。

 

第十六盒有7个文件夹,1946至1949年。主要内容系联大三次大会相关文件,涉及意大利前殖民地问题、南非印侨问题等。

 

第十七盒有2个文件夹,1948年。《中国代表团出席联合国大会第二届常会会议报告》(已经装订成册);1949年中国代表团出席联合国大会三次会议相关文件。

 

第十八盒由2个文件夹及部分散装文件组成,1948至1949年。联合国大会三次会议第二部分会议各国发言记录;总务委员会会议,第57、58、59、60、61、62、63、64号文件,联合国大会准备工作,包括会议议题的重新分配、智利代表团要求运用西班牙语作为工作语言、增设会议议题、保加利亚和匈牙利的人权和自由问题,接纳以色列、锡兰为会员国问题。

 

第十九盒共5个文件夹,1948至1949年。联合国三届大会相关文件,前意大利殖民地问题。

 

第二十盒共4个文件夹,1949年。联合国三届大会第二部分会议发言记录;中国代表团对前意大利殖民地问题最终处理意见的声明草稿。

 

第二十一盒共4个文件夹,1948至1949年。联合国大会三届会议第三委员会、第五委员会会议文件汇编。

 

第二十二盒共2个文件夹,1946至1947年。巴黎赔偿协定第八章第一、第三部分,关于德国库存黄金的处理办法(印刷品);战前中国外债统计表。

 

第二十三盒共3个文件夹,1937至1938年。九国公约国会议法文报纸剪报、关于海南岛情况的法文报导。

 

第二十四盒共8个文件夹,1933至1937年。第1、2文件夹为法文报纸剪报;第3、5文件夹是日内瓦国际禁烟会议文件,包括日内瓦国际禁烟组织主席A. E. Blanco与顾维钧之间的往来公函。在第8个文件夹中有一份关于国际形势与中日冲突的评估报告,报告成文时间为1933年。

 

第二十五盒共9个文件夹,1933至1940年。法文剪报为主。第2、8文件夹主要是关于1939年英法合作的报纸剪报。第9个文件夹系1933年12月至1934年4月间中日关系的英文报纸剪报。

 

第二十六盒共8个文件夹,从1936至1951年。以信函为主,公务信函及个人信函均有。

 

第二十七盒共9个文件夹,从1937至1949年。第5个文件夹为法文资料,其余皆为公私信函。

 

第二十八盒共4个文件夹,1948年,按字母降序排列的整理完毕的个人收信。

 

第二十九盒共3个文件夹,1948至1949年,各种往来信件。

 

第三十盒共23个文件夹, 1931年至1939年。第1至4文件夹为有关国际联盟的信函;第6文件夹为驻法使馆的财务账目;其余文件夹为何种往来信函。

 

第三十一盒共6个文件夹,1932至1947年。内有关于1947年中国出席联合国大会代表组成问题等函件。

 

第三十二盒共5个文件夹,1938至1955年。主要是1953至1955年顾维钧的日常公务记录卡,已经单独捆绑。除此之外,还有1937年顾维钧出席日内瓦国联会议期间的记事卡31张。

 

第三十三盒,主要是书籍。其中有《中日冲突与国际联盟文件汇编》及《中日纠纷——国联大会特别会议发言摘要》等资料汇集。

 

第三十四盒主要是英文书籍。

 

第三十五盒主要是英文书籍。

 

第三十六盒是中文书籍。

 

第三十七盒是中文书籍。

 

第三十八盒共5个文件夹,1937至1954年,其中以1954年日内瓦会议为主要内容。

 

第三十九盒共6个文件夹,1932至1953年。内有杨虎城签名半身戎装照;出席联合国大会第二届常会会议报告,1934年各种往来文函。

 

第四十盒共4个文件夹,1933至1938年。1933年国联会议限制军备问题文件及1936年度国联官方期刊构成主要内容。

 

第四十一盒共4个文件夹,1933至1948年。内有中英文对照的《联合国宪章》一份;1948年中国出席联合国大会第二届常会第一期会议报告;美国国务院关于援助中国的内部讨论。

 

第四十二盒共12个文件夹,1920至1939年。1920年外交部编印的《签订上海特别区法院协定案》;1937年布鲁塞尔会议报告及法文报纸和印刷品。

 

第四十三盒共7个文件夹,时间跨度1932至1938年。各时期的往来函件。

 

第四十四盒,装订成册的《出席联合国大会第二届常会会议报告》。

 

第四十五盒,内有宣传小册子《关帝明圣经诵本》9本。

 

第四十六盒共11个文件夹,1923至1948年。1923年的文件是加拿大有关中国移民问题条例。1936年的国联第16次会议文件集中于此盒。1932至33年间的满洲问题相关文件亦集中于此盒。在往来函件中有张国淦1946年与顾维钧的文函。

 

第四十七盒共5个文件夹,1936至1948年。1937年间各种往来函件,其中有9月吴秀峰与国联秘书厅关于中日问题谈话纪要。1948年粮农组织第四次会议文件集中于此盒。

 

第四十八盒共12个文件夹,1932至1947年。1932年中国在国联的外交活动相关文件及日本就中日问题在国联表态之统计;各时期往来函。其中有童德乾所著《现时国际外交之趋势及下届大战之分野》一文。1932年至1934年驻法使馆薪公费收支表存于此盒。

 

第四十九盒,集中了出席联合国大会第一届常会会议报告,已经装订成册。

 

第五十盒共10个文件夹,1932至1949年,1930年代以顾维钧在国联时期的各类文件为主。1949年顾维钧在太平洋问题委员会的发言稿存于此盒。

 

第五十一盒共6个文件夹,1934至1954年。1934年有关日本对中国宣言的剪报;1937年文件以国联文件为主,有关日本侵华问题;1933、34年已经装订成册的国联文件;其中,顾维钧个人家庭事项是主要部分。

 

第五十二盒共4个文件夹。顾维钧个人财务事项。

 

第五十三盒,主要是各时期顾维钧与人合影照片8张。

 

第五十四盒,主要是照片,其中有蒋介石与顾维钧合影照一张。

 

第五十五盒,主要是各时期照片。

 

第五十六盒,主要是顾维钧个人照片。

 

第五十七盒,主要是顾维钧个人照片。

 

二、档案价值及使用状况

 

已经公开顾维钧档案的基本内容大致分为七部分,分别是顾维钧早期外交生涯档案、出使法国期间档案、驻英大使时期档案、驻美大使时期档案、海牙法庭法官时期档案、私人日记及其他。(贾钦涵:《哥伦比亚大学珍本手稿馆藏“顾维钧文件”概况及其学术价值》,《史林》2014年第1期)已公开部分的顾档自1948年以后所存文件,相较之前有较为明显的特色:存有大量国民政府外交部(包括国民党退台后外交部门)与顾维钧往来电文的原件及发电底稿。其中关于战后美台关系的电文尤其珍贵。如关于战后美国军援台湾问题,学界已有较为深入的研究,但由于档案的缺乏,关于美国军援台湾的具体细节仍不为人知,这些细节的缺乏不利于全面分析当时美台之间的军事合作。顾档所揭示的美国军事援助台湾的计划具体到了武器购买、国防动员以及预备兵役制的实施细节,这些档案对于研究战后台湾的军事发展是极为珍贵的材料。

 

未公开档案中,比较集中的部分是其各时期的个人函件,既有顾维钧个人及家庭事项,亦有人情往来及请托事项。与一般的外交档案相比,此部分档案中保存有顾维钧出任驻法公使及大使期间法国使馆的经费开支详细,这些记录对于了解民国时期中国驻外使馆的经济状况是难得的第一手资料。其中关于使馆经费的账目是比较重要的组成部分。这些函件,对于研究顾维钧的外交生涯及其与同时代人的交往,具有较高价值。此部分档案中还有大量的英、法文剪报,主要议题是欧美国家对中日战争的评论及关注。这些剪报大多进行了分类,并装订成册。

 

有关联合国的各类文件是这57盒档案的重要部分。该部分档案保存有从联合国初创到1950年代的历次大会、常会及分会纪录,既有正式的会议印刷品,亦有会议上各国代表的提案,甚至包括各国会议代表的发言记录。这些文件非常详细地记录了联合国初创时期各国对不同议题的意见,反映了联合国各项宗旨和原则确立的过程。中国政府出席联合国大会的各种文件亦有完整保存,包括代表名录、提案,中国代表的发言稿等。

 

顾维钧档案的重要价值虽广为学界所知,但在使用上并不理想。总体而言,与档案的数量及价值相比较,所做出的成果并未完全体现出该档案的重要性。其中原因固然有很多,但以下两个原因会影响学者对顾档的使用,一是既有目录的不准确性;一是档案藏于哥大,中国学者使用非常不便。关于顾维钧原有档案目录所存在的问题,笔者此次在调阅过程中有比较直观的认识,除年代与标题不一致外,内容与标题所指示的亦有较大出入,某卷标题往往不能涵盖卷宗的内容。由于时间限制,我只是抽调了其中部分档案,未能翻阅全部卷宗,但所反映的问题已经略可概见。由于此部分卷宗数量巨大,精确的目录整理工作将是一个巨大的工程。

 

三、建议及对策

 

对57盒未公开档案进行梳理后,目前已经可以概括哥大顾档的整体状况了,总体而言,这是一个研究近代中国外交的丰富宝藏,但对于学界而言仍有诸多使用上的不便,为方便学界利用,现就此问题提出3点建议:

 

1、鉴于顾档之于中国近代外交的重要性,而中国学界对其的利用又很不理想,建议在尽可能的情形下,与哥伦比亚大学合作,将其进行数位化,同时购买一套完整的副本。

 

就此项工作而言,中国学界已经着手实施。笔者所服务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近年启动了海外珍稀近代中国史料的整理与收集工作,并在今年正式成立档案馆。近代史所档案馆已经与哥大签订合作协议,共同对顾档进行数字化,相信,不久此项工作即可完成。

 

2、组织相关人员对未整理部分的目录进行细致标注,以便学界尽快了解这部分从未公开过的档案资料。笔者在初步整理过程中,已经开始进行此项工作,待档案数字化后,再进行更为细致的工作。

 

3、与哥大合作,对已存有目录的档案重新组织力量进行整理,将档案的目录进行完善。

 

(本文原题《哥伦比亚大学藏顾维钧档案未公开部分整理工作报告》,刊于陈红民、张俊义主编《近代中外关系史研究》第6辑,社科文献出版社,2016年10月)




上一篇:杨天石:小中见大,精光独具下一篇:王士花:抗战时期国共在山东的合作与相争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
    PowerEasyCMS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