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近代中国研究>> 新闻快讯>> 最新消息>>正文内容
最新消息 【字体:

房琴教授在近代史研究所作学术报告

作者:吴敏超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年02月15日

 

2017年2月14日上午,近代史所学术论坛2017年第2期活动在近代史所后附楼举行。应经济史研究室的邀请,美国 McDaniel College历史系副教授房琴作了题为《谁之江南:城市、区域、抑或全球的历史?》的学术报告。报告由经济史研究室主任周祖文主持,所内同仁李细珠、蒋清宏、杜丽红任智勇程朝云侯中军刘文楠云妍吴敏超、张会芳、李珊李晓龙张海荣、郭阳、冯淼、薛轶群等20余人与会。

 

房教授毕业于复旦大学历史系,后在美国明尼苏达大学获得历史学博士学位,现任教于美国 McDaniel College历史系。主要研究领域为江南地方史与地方身份认同、地方志的书写、社会性别史,以及江南的水利社会。

 

 

房教授指出,谈到江南研究,首先想谈2002年彭慕兰教授所著《大分流》一书出版后,美国学界的关注与反思。黄宗智教授与爱仁民教授进一步讨论了彭慕兰的观点。其中一个关键点是,江南作为中国经济的代表,能否在全球史的脉络中,与欧洲的核心部分进行比较研究?江南内部的各个地区,本身的发展是不均衡的,如苏锡常、浙西、浙东有不同的经济面相。江南历史上经济数据的统计,很多也是不连续的。这一讨论提示研究者,把江南放入全球史的视野中时,需要注意的问题和探讨的边界。

 

房教授接着提出了研究江南的三种视野,第一种是地方的(local),第二种是区域的(regional),第三种是全球的(global)。她坦承自己是从浙江海宁的个案入手进行江南研究,即地方的视角。后来,她试着把海宁放在江南区域之中,如海宁与杭州、上海的关系。现在,她会更多地思考江南研究的新方法与新视野。比如江南城市之间的历史比较研究。

 

以扬州与镇江为例,在江南城市等级中,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一个强势的扬州和弱势的镇江。对扬州的学术研究数量和质量也远远超过镇江,如何炳棣有关扬州盐商的研究,影响力很大。扬州和镇江在地理上较为接近,依傍大运河和长江,水运便捷,也有类似的腹地经济。事实上,在宋代,陆游笔下的镇江是文化中心、交通枢纽和军事要地,知名度大于扬州。所以,要历史地看待扬州的辉煌。扬州的崛起在十七、十八世纪以后,这与盐引制度造就的扬州大盐商有关,但又不尽然。如满族人入侵造成的“扬州十日”,当时的文献给世人留下了“扬州被欺凌”的印象,同时也给读书人以机会:想象与重构清朝之前扬州的文化地位,即用文化重塑扬州。扬州,是地理上的江北,又是文化上的江南。所以,扬州的城市崛起,与先天的经济条件究竟有多大关系,这里是否有很多行政(如盐引制度)和文化的因素?事实上,同时期镇江的经济发展也不弱,如编织业、醋和航运业。1858年《天津条约》增开镇江为通商口岸后,航运业发展较快。在此后的20多年中,镇江成为重要的米市。但是籍贯安徽的李鸿章,后将米市移到芜湖,客观上推动了19世纪末期芜湖城市的崛起和镇江的相对衰弱。

 

 

接着,房教授讨论了芜湖、南京与江南的关系。她特别以芜湖铁画为个案,探讨了其中的生产、消费(收藏)环节与文化含义。在海外,有人将铁画看成是芜湖艺术,即是一个地方的艺术,有人将铁画看成是中国艺术。人民大会堂的迎客松画屏,即是铁画创作。而民国时期的铁画,目前大多收藏在国外博物馆,其中有各种各样复杂的原因,这似乎又有了全球史的含义。

 

继房教授报告后,与会学者围绕明清时期江南的赋税制度对经济的影响,一城一地的制度、文化与经济各因素如何叠加等问题,与房教授展开了讨论。总之,明清至近现代的江南,是较为成熟的热点研究领域。在这场热烈、开放的学术报告会上,与会学者均获益良多。




上一篇:尚明轩:孙中山与社会主义下一篇:曾景忠:西安事变后奉系旧部和东北籍人士…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
    PowerEasyCMS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