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近代中国研究>> 新闻快讯>> 最新消息>>正文内容
最新消息 【字体:

周溯源:高擎文化自信旗帜,做研究与传播优秀文化的尖兵——对《文化学刊》的新年祝愿

作者: 文章来源:《文化学刊》2017年第1期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年03月14日

《文化学刊》于2006年创刊,是辽宁省社会科学院主管主办、国内外公开发行的综合性文化学术期刊,是经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局认定的辽宁省首批A类学术期刊,也是全国唯一一份快节奏、大容量的文化期刊。开始时是双月刊,后来改为月刊。由于本人爱好文化研究,写过几篇研究文化的文章,加之在编辑战线工作,所以该刊从创刊伊始,我就成为赠阅的对象。每期刊物收到后,总要翻一翻,发现自己喜欢的好文章,就要剪裁下来留用。十年来,我从《文化学刊》上剪裁下来的文章已有厚厚一大摞了。

 

在我的印象中,《文化学刊》十年来,始终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和舆论导向,严格遵守国家关于新闻出版的政策及规定,不断强化刊物的定位和特色,按期出版,没有出现缺期的现象,也很少有拖期的现象,陆续发表了一大批有分量有影响的文章,在广大读者和学界中,口碑甚佳,可以说是一份在全国有特色有影响的学术期刊。

 

我同该刊社长、总编及责任编辑常有联系,从编辑部了解到以下三个方面的信息:

 

一是短短几年就在海内外学界赢得了“文化学刊,出手不凡”之类的声誉。该刊的海外电子版订户,已多达200多户,在中国人民大学人大书报资料中心、《新华文摘》《中国社会科学文摘》等杂志的转载量,以及在中国知网的点击下载量持续上升。

 

二是坚持积极办刊方针,通过主动策划重点选题、主办特色专题学术会议以及委托组稿等方式和路径,从办刊主旨、办刊理念和办刊方略三个方面,确立了积极办刊的“三个一”的方针。具体说,那就是:

 

以“继承弘扬传统优秀文化,探索导引现代先进文化,构建和谐人文社会”为办刊主旨,以“创新·求是·争鸣·前沿”为办刊理念,以“瞩目学术前沿创新使学界瞩目,因关注重大理论问题让社会关注”为办刊方略。

 

记得2008年5·12四川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文化学刊》的“文化视角”专栏,在全国同类学术刊物中率先组织了以“灾难文化与人文关怀”为专题的五篇学术文章,带头表达了“自然灾害研究的人文社会科学探索视点”和“人文社会科学应对自然灾害的学术职责”,在社会上产生了巨大反响,其中有的文章在中国知网被下载达300多次。新华社及时予以报道并配发了本刊的头题论文,《辽宁日报》为此发表了专题访谈。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是新时期学术界的热门话题,《文化学刊》因势利导,积极策划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系列文章,为在此邻域颇有建树的学者开辟了专栏,如周树智教授等;2010年第6期的文化视点专栏,专门为著名马克思主义哲学家黄楠森先生设置,发表了一组颇有深度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讨论文章。2011年,《文化学刊》先后策划、组织了诸如“世界一流大学建设的战略性思考”“区域性文化史如何写”“应加强马克思主义哲学之于文化的研究”“弘扬优秀典当文化,更新优化经营理念”等广受关注的焦点话题。2013年第4期“文化视点”专栏就“学术与文采”专题开展讨论,集中发表了一组八篇论文,影响很大。我十分赞同该刊总编辑曲彦斌先生的观点:“现代科学规范框架下的学术论文、学术著作,尤其是人文社会科学著作,不仅要崇尚‘格式’,更要重视‘文采’。”

 

2010年,《文化学刊》受辽宁省委宣传部委托组织了关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专题研究,并联名举办了“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学术研讨会。辽宁省有关专家都积极参与了此项科研项目,阐述了各自的观点,推进了该项研究。

 

《文化学刊》作为发起人,相继主办或合办了典当业史上的“首届世界典当论坛——国际典当学术研讨会”,“语言与民俗”第三届国际学术研讨会,“中国现实语言生活中的隐语行话研究学术研讨会”,等等。这些学术活动,在积极推进该学术领域学术研究的同时,也有效地精选了一批批精品学术论文,给刊物带来了一定的品牌效应。

 

为著名学者开辟专栏也是一个成功的做法。例如从2014年起至今,每年都为著名的长寿文化学者、今年已届111岁的周有光先生开设庆生专题栏目,参与相关会议,同时向资深学者约稿。既扩大了重点作者的队伍,又开掘了重点选题的资源,还扩大了刊物的影响。文化学刊最近刊发的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前院长秦伯益的稿子,就是在他参与周有光先生祝寿学术活动中,总编辑得以结识秦院长并成功组来了稿件。

 

由于具有鲜明的个性特点和风格,《文化学刊》从创刊的第三年起就年年被邀请参加“全国综合性人文社会科学期刊高端论坛”,这个论坛最初仅有40多家影响较大的刊物参加,门槛蛮高的。在2015年举行的高端论坛上,会议材料印发交流了文化学刊编辑部提交的办刊经验体会文章,其中进一步完善《中国人文社会科学期刊综合评价指标体系》的建议引起了与会代表的重视。

 

在保持《文化视点》《大学文化》《学林人物》等品牌栏目的同时,该刊又开始试办《文化观察与批评》栏目,直接关注当下的社会文化问题。

 

三是在2014年国家采用“中国人文社会科学综合评价指标体系”[AMI]的考评中,新刊物《文化学刊》从全国数十家同类老刊物中脱颖而出,被评定为“中国人文社会科学综合评价AMI”的扩展期刊,获颁嘉奖证书。

 

该刊弘扬实事求是的学风,注重正本清源。例如《探索与争鸣》栏目刊发的《“消息子”是“耳捻子”,与南宋小报“记者的职业化”风马牛不相及——一个因误释和以讹传讹所酿就的中国新闻传播史伪命题》等两篇专题论文,以翔实的考证纠正了中国新闻传播史上的一个长期流传的伪命题,新华社为此作了专题报道。

 

该刊弘扬主旋律,敢于批评错误思潮。针对学界和社会上新一波贬损、亵渎鲁迅的思潮动向,该刊《文化视点》栏目以《科学诠释鲁迅乃民族大义》为主题,集中编发了《贬损、亵渎鲁迅:中国当下某些“知识分子”的“新常态”》《卮议“五个鲁迅”》和《鲁迅:说不尽的话题》三篇长篇论文,主张“科学诠释鲁迅”,提出捍卫“旗帜和民族魂”的鲁迅就是捍卫民族大义之所在。鲁迅可以评论,甚至可以批评,但不可放弃继承、弘扬鲁迅所代表的民族智慧、民族正义与民族精神;不可容忍把污损、诽谤“旗手与民族魂”当成一种“时尚”,必须驱散因妖魔化造成的“社会阴霾”。就此,《光明日报》采访了该刊总编辑,并在内参中予以报道,受到了上级有关方面的肯定与重视。

 

还有诸多重要的文章值得称道。例如,《文化关注》栏目刊发的《高校防范和抵御境外宗教渗透应处理好三个关系》《宗教对社会稳定的双重影响》《全球化与国家安全对话:爱国主义的当代语境》;围绕弘扬核心价值观刊发的《新乡贤在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载体作用探究》;《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专栏刊发的《从动态的角度理解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起点》《协商民主的重点是在基层群众中开展协商——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大力发展基层协商民主的思想》等等一系列论文,都切实体现着创新、前沿、厚重、视点独特、独具匠心的原则和一以贯之的“以瞩目学术前沿创新使学界瞩目,因关注重大理论问题让社会关注”办刊方针,从而独树一帜,引领思潮。

 

由于上述原因,该刊几乎每年都受到新华社、光明日报、中国社会科学报等社会主流媒体的关注和报道,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

 

写作此文之际,我重新阅读了《文化学刊》创刊的发刊词,总体感觉该刊十年的办刊实践,是努力按照发刊词提出的“三个一”方针做的。该刊以文史为主,古今并重;以自己的独特视点,关注社会,思考人生;努力追求创新、求是、争鸣、前沿,发表高品质学术成果,搭建自由、平等的交流平台,为发现和扶持学术新人创造机会、提供园地,积极参与到当代中国乃至世界的文化对话中去。

 

曹雪芹自述《红楼梦》的写作是:“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不长年呕心沥血,孜孜以求,是写不出经典的。同样的道理,没有崇高的追求,没有使命感,没有持之以恒的长期拼搏,刊物就办不出特色,就不能出类拔萃。一个刊物的水平,取决于编辑的水平;编辑的水平,取决于总编辑的水平与追求。我所认识的该刊掌门人曲彦斌先生,既是一个学者,著述等身,也是一个有使命感的总编辑。在笔者看来,这是《文化学刊》健康发展的首要原因。

 

昨天的成就为今天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今天的成就要靠新的努力。诚愿全国关心文化建设的专家学者和《文化学刊》编辑部全体同仁,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坚定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尤其是《文化学刊》杂志,更要高擎文化自信的大旗,团结广大学者,继续“追求源流相续、命脉相承的特色文化,放眼世界、勇于借鉴的开放文化,以人为本、兼收并蓄的和谐文化”(参见《发刊词》),做研究与传播优秀文化的尖兵,增强软实力,为实现伟大的中国梦做出自己的贡献。

 

笔者祝愿该刊在新的岁月里,继续践行在发刊词中的期许:“《文化学刊》是文化科学的海洋中刚刚启航的一叶轻舟,一片新帆,但她会在千帆竞发中奋桨前行,簇拥着中华文化和文明走向世界,走向未来,走向人类心灵深处。”

 

(2016年12月写于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上一篇:吕文浩:以社会学的方式回应社会思潮——…下一篇:袁成毅:难以忘却的记忆——悼念荣维木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
    PowerEasyCMS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