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人风采>>学人随笔>>正文内容
学人随笔 【字体:

赵云田:朝阳门外掠影

作者: 文章来源:《社科院专刊》2017年3月31日总第384期 更新时间:2017年04月01日

北京市朝阳门外是我少年时生活的地方,在20世纪50年代,有好几个春节我都是在这里度过的。尽管已经过去了60多年,但是当年的情景,仍然像演电影一样在脑海中掠过,使我又一次体会到那时浓郁的民俗、市井以及商业文化的气息。

 

东岳庙庙会

 

北京东岳庙坐落于朝阳门外大街中段北侧。上小学时的我,有一年春节逛了东岳庙。庙门外有一座绿琉璃牌坊,正面刻有“秩祀岱宗”,背面为“永延帝祚”。这些字的含义是什么,我当时并不清楚。

 

经过这座牌坊,随着川流不息的人们走进庙门,东西两侧是鼓楼和钟楼。再往里走,分成三路。我先走中路,只见有许多大殿,里面供奉着各路神仙塑像,名字我都叫不上来。不少男女都进殿跪拜,烧香上供。我则是东看看、西望望,充满好奇心。在中路还有许多块石碑,整齐地竖立着,碑上刻着什么字,我也不知道。看完中路看东路,东路也叫东院,有许多奇形怪状的石头,还有许多大花盆,听人说这里是花园,不过,来这里的人少多了。接着看西路,西路也叫西院,有许多小殿,殿里供奉的神仙塑像中,我只认识一个拿斧头的,好像是鲁班。在西路进殿跪拜的人也不少,有男有女,以中年妇女居多。

 

东岳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座名叫瞻岱门里的“哼哈二将”,一个在左,一个在右,形象威武凶猛,手里拿着狼牙棒等兵器。那时,我个儿不高,看他们需要仰视。两员大将都是红脸黑须,呲牙咧嘴,怒目圆睁,令人害怕。更令我害怕的,是进瞻岱门以后,在有些殿里,我看到了各式各样的塑像,有的是牛头马面,有的像夜叉妖怪,还有的正在上刀山、下油锅,更有的被割舌、剜眼,血淋淋的。有人说,这里是主掌人间善恶福祸、因果报应、生死轮回的冥府之神——“地府判官”,名叫“七十二司”。那些上刀山、下油锅、被割舌剜眼的人,都是在世时作恶多端,死后受到报应。

 

多少年以后我才知道,北京东岳庙始建于元代延祐六年(1319),主祀泰山神东岳大帝,是道教正一派在华北地区最大的宫观。东岳庙的庙会,在北京历史上时间最早、规模最大,也最能体现北京地区老百姓的生活、习惯、情感和信仰。

 

坛口的魅力

 

由东岳庙往西走半里,路南边的一个地方就是坛口。从坛口往南走,可以经过神路街去日坛。别看这地方不大,却是许多人的文化乐园。

 

当年,我在春节期间爱去坛口,因为那里是个好玩儿的去处。那里有个戏园子,名叫群众戏院,可以去听戏,看看那些穿红戴绿的人怎样咿咿呀呀地说唱。有一年春节,母亲曾带我到这个戏园子听戏。戏台上演出的是评戏《秦香莲》,秦香莲的遭遇和包公的公正无私,使母亲感动得几乎要落泪。我更爱听的则是京剧武戏。也是这年春节,六舅带我到这里听《狄青风雪夺征衣》。戏中锣鼓喧天,武打不断,狄青痛歼敌军、夺回征衣、擒拿奸佞的故事,我印象很深。

 

跟大人到坛口听戏,总不如自己一个人来玩自在。坛口有两处说书的:一个在茶馆里,可以坐五六十人,一边喝茶,一边听说书,条件比较好,可是花费大,我没有进去过,曾趴在玻璃窗前往里看;另一个是露天说书场,场子不大,放着十几张长桌以及长条凳子。说书的人大约有五十几岁。他最爱说的一句话是:有钱的您慷慨解囊,没钱的您站脚助威。我多数时间是属于站脚助威的。每说十几分钟,说书人便停下来收钱。我虽属于站着听的,有时碍于情面,也会掏出一两角钱扔进他的小箩筐里。他说的书名是“精忠说岳”,讲岳飞抗金的故事。其中,高宠挑滑车、杨再兴误走小商河等段落,我尤其爱听,以至于今天还记得说书人那抑扬顿挫的腔调以及故事中的一些情节。

 

在坛口看武术表演,令我十分兴奋。表演的一共三个人。年老的那人负责讲解,什么十八般武器中的刀、枪、剑、戟、斧、钺、钩、叉,什么枪扎一条线、棒扫一大片,他都能随着表演者的套路及时进行介绍。表演的是两个年轻男子,估计是他的儿子,个个面目清秀,精神抖擞,大冬天里上身只穿一件厚绒衣。其中一个表演朴刀。只见他闪展腾挪、跳来跳去极为灵便,那把朴刀在他的手中上下翻飞,寒光四射,赢得观看的人大声喝彩。另一个也不含糊,表演时枪忽而刺出,忽而拉回,有时是倒拖着走,又猛地一下子回身奋击,也赢得一片喝彩。当然,表演到这里,负责讲解的老者就要收钱了。我喜欢武术表演,当然也就舍得花钱,只一会儿就把家里给的零花钱花光了。

 

百货云集的朝外大街

 

朝外大街,自朝阳门至东大桥,约有2里多路。路虽不长,却分布了许多店家和商铺。坛口西边路南有一家油盐店,坛口西边路北有两家布店,附近还有两家药店和一家玻璃庄,再往东有两家鞋店以及大车店,还有卖日常生活用品的小杂货铺。因为这些店铺,使得朝外大街车马不断,商旅如流。此外,还有做小本生意的摊贩,他们或用肩挑,或推独轮车,或赶小驴车,有的卖香蕉、苹果、大鸭梨,有的卖花生、瓜子、冬海棠,还有的卖心里美的水萝卜,吆喝声、叫卖声此起彼伏,为朝阳门外大街平添了几分热闹和繁华。

 

春节期间走在朝外大街上,我一般不去店铺,因为那多是大人光顾的地方。但是有一天,家里让我去买些水果,我从水果店买完水果刚要回家,忽然听得一声吆喝“萝卜——赛梨”。那声音悠长而清脆,令人充满想象,仿佛感受到天空的高远。我循着声音走去,来到一个卖水萝卜的摊前,买了一个水萝卜。小贩先用刀削去萝卜顶上的红缨,接着削皮,那皮不从萝卜上掉下来,而是像花的叶片那样包着萝卜心儿。随后,小贩又把萝卜分成许多“井”字形的小块,整个萝卜仍浑然一体,非常好看。当我把水果和这个萝卜拿回家的时候,大人们都夸那卖萝卜的是好手艺。

 

今天,走在朝阳门外,昔日的朝外大街已不见踪影,华普、蓝岛等商厦,早就取代了过去的那些店铺。我想,这也是历史的进步吧,只是心中仍有些不舍。



下一篇:赵云田:养护瓶花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