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人风采>>学人随笔>>正文内容
学人随笔 【字体:

赵云田:梧桐树下

作者: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7年8月18日第8版 更新时间:2017年08月24日

我家附近有一个公园,公园的东门里有一棵梧桐树。这树长得高大魁梧,气势昂扬,每到夏天,枝繁叶茂,一片葱郁,宛若一把碧绿的巨伞。在梧桐树下,有间平房,红砖红瓦,分外夺目。十几年来,我常到公园散步,目睹了梧桐树下的许多变化。

 

先是,平房里开设了一个“吧”,是酒吧,还是什么吧,我并不清楚。只是每天晚饭后到公园散步的时候,从“吧”的门前经过,看见里面灯光柔和,隐隐还传出音乐声。进了公园东门以后,还发现这“吧”有一个后院,院子里摆着两张八仙桌,各有四把中式木椅,环境很幽静。

 

起初,对这个“吧”我并不在意。白天,它的门窗总是拉上一层薄薄的纱帘,从外面往里看,影影绰绰的,使人有一种神秘感。晚上,也还是拉着那层薄薄的纱帘,晕黄的灯光有些暗,更有些彩色的小灯泡一闪一闪的,分外夺目。偶尔还能看见三三俩俩的年轻人,出出进进。

 

逐渐,一些上了年纪的人开始嘀咕。有的说:“这里面是干什么的呀?好像不是做买卖的。”也有的说:“关你什么事?瞎操心。”出于一种好奇心,终于有一天傍晚,我推开了“吧”的门。一个年轻姑娘迎上前,用有些怀疑的口气问我:“您是——”我没有等姑娘把话说完,赶紧解释说:“我只是进来看看,看看这里经营什么,有没有适合我们老年人的。”一边说,一边感到自己有些唐突。

 

“啊,没什么,您请坐。”我的心稍微平静了些,按着姑娘示意的地方坐了下来,顺便看了看四周。这房间有三十多平米,东墙角是一个小巧的柜台,柜台里码放着一些饮料和糕点。屋子里铺着地毯,屋子的中央摆着几组法式沙发和茶几。墙壁上的挂毯鲜艳夺目。优美的音乐听起来非常舒缓。最里面的那组沙发上,围坐着几个年轻人,一边喝着饮料,一边在轻声交谈。姑娘对我解释说,这里是一个小酒吧,也供应咖啡和糕点,年轻人来的比较多。最后,她笑着问我:“您不来点什么吗?”我也笑着回答:“要杯咖啡吧。”

 

走出吧屋,我有些感慨:据说,2003年酒吧才落户北京,只几年的时间,就传播开来,以至于这个公园门口的小屋子里,也有人经营。不过,作为一种文化的象征,一种消闲娱乐的方式,在这个以老年人居多的公园门口,它能延续多久呢?

 

两年以后,“吧”消失了。在梧桐树下,原来的吧屋里,取而代之的是一家房产公司设的点。经过重新装修的这间平房,门窗敞亮,上面贴着一些房产信息,里面摆放着十几张桌子,一些俊男靓女坐在桌前,熟练地使用着电脑。平房后面的那个小院,成了停放摩托车的地方。有人说,这个房产公司的工作点能提供最新的二手房、租房、新楼盘信息,让人及时了解最新二手房成交数据、二手房价格及租房价格,还能报道最新的房地产政策和房产新闻动态。可是,这么一家大房产公司,为什么在公园门口设个点呢?我有些不解。

 

一天,我正在这个房产公司点看有关信息,一个工作人员过来和我攀谈。我问:“为什么这里设个点呢?这是公园门口啊。”工作人员回答:“这您老还不明白吗?许多人需要学区房啊!”经他这么一说,我才想起,这个公园的周围,有北京市著名的小学、中学和高中,甚至还有一所全国著名的大学。为了让孩子上好的小学、中学,家长们不惜花巨款买房、租房。正因为如此,这家房产公司才在这个公园东门外设个点。工作人员还问我住在哪儿,我告诉他后,他说:“您老那的房每平米都10万了。”我听后很是吃惊。

 

从此以后,原本比较平静的公园东门外,开始热闹起来。统一着装的房产公司工作人员,一会儿骑着摩托车走了,一会儿又回来了,显得很匆忙。来洽谈买房、租房的人也是一拨又一拨,真是络绎不绝了。看到这种情况,我不禁想:有钱的中国人真多啊。当然,本来就不算宽的公园东门外的这条小马路,有时显得拥挤不堪。更为有趣的是,房产公司的工作人员还在小马路东边的路灯柱子上贴了一个告示,说这里是他们的吸烟区。有人看后摇头笑笑说:“公共区域怎么成了他们的吸烟区?这成了跑马圈地啦。”

 

没过多久,梧桐树下又发生了变化。本来公园的东门,由一大一小两门组成。平时大门都是关着的,只开小门,这对进出公园的人并没有多大影响。不知什么人出的主意,有一天,大门打开了,开始施工,搭了天棚,做了货架,报刊栏也挪了地方。原来这里设了个早市,专卖蔬菜、瓜果以及各种各样的主食,营业时间从早晨七点一直到下午三点。对此,有的人点头表示赞成,认为这方便了老百姓。也有人摇头表示反对,说这还是公园吗,简直成了闹市!有时我和朋友谈起梧桐树下的变化,朋友说:“亏你还是研究历史的,怎么忘了经典作家说过的话呢。凡是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今年早春的一天,我到公园散步,在那非常熟悉的东门外看到一张告示,上面写道:经上级决定,公园以往出租的房屋一律收回,进行改造,望有关单位积极配合。又过了一些日子,改造工作开始。梧桐树下的那间房屋拆掉,房产公司的点撤销,早市也取消。公园的栅栏重新油上绿漆,公园里裸露的地面铺上了草坪,树木也都经过了修整。

 

梧桐树下又发生了变化。齐整整的草坪一片碧绿,鸟儿在草坪上自由自在地觅食。自动喷水系统喷洒出的水,在阳光的照耀下,形成了七色的彩虹,非常美丽。梧桐树下,见证了我们十几年来的生活,也见证了我们社会的变迁。

 

 

 

 



下一篇:赵云田:爱国经世情怀 五十余载弥笃——王俊义先生及其《文存》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