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快讯>>史学平议>>正文内容
史学平议 【字体:

余齐昭:孙中山致李晓生函时间再考

作者: 文章来源:《南方都市报》2017年12月05日第GB07版 更新时间:2017年12月05日

20171111日,《孙中山史事编年》《孙中山全集续编》发布会暨2017年中国孙中山研究会年会在广州中山大学历史系举行。笔者有幸被邀参加,并收到大会赠送的《孙中山史事编年》(以下简称《编年》)十二卷本和《孙中山全集续编》五卷本各一套。先睹为快,拜读史料丰富、印制精美的《编年》时,发现孙中山解临时大总统职后致李晓生函时间沿用王耿雄先生编《孙中山史事详录》之说,定在191243(第三卷,第1307)。而《孙中山全集》则编在同年417(第二卷,第342)。罗刚编著的《中华民国国父实录》定为同年415(第三册,第1879)。皆误。应为同年416日。

 

 

李晓生(李鉴鎏,18881970),广东番禺人,出生于新加坡。1906年在新加坡晚晴园晤孙中山,当日即加入中国同盟会。1910年赴英国,1911年考入伦敦大学波德斯学院读化学。不久武昌首义,孙中山由美至英,孙邀李晓生一起回国。李随孙一同回国。孙中山在南京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李晓生任总统府秘书。

 

为行文方便起见,现据李晓生公子李纾博士所赠影印件,将孙中山致李晓生函全文抄录如下:

 

晓生兄鉴:

 

宋君嘉树者,廿年前曾与陆烈士皓东及弟初谈革命者,廿年来始终不变。然不求知于世,而上海之革命得如此好结果,此公不无力。然彼从事于教会及实业,而隐则传革命之道,是亦世之隐君子也。弟今解职来上海,得再见故人,不禁感慨当年与陆皓东三人屡作终夕谈之事。今宋君坚持弟住其家以话旧,亦得以追思陆皓东之事也。

 

茲他亲身来客店,取弟之行李,请将两皮手包及一棉质杠及南京新买之皮袋共四件交他带回便可。

 

弟明日午后两三点当来客店略谈,然[]赴自由党五点之约也。弟拟送汉民、精卫、仲恺兄并兄等以最好之洋服,并托宋君带公等往最好之洋服店做之,请兄等尽量做,多多益善也。

 

此候

 

晚安

 

弟孙文谨启 即晚

 

孙中山在函中谓,明日午后赴自由党五点之约,成为考证时间的重要依据。何日赴自由党之约呢?论者因视角不同,结论各异。

 

王耿雄先生在《孙中山史事详录19111913》一书中对此有详细考证,他根据上海《申报》191246日《公宴卸任总统》一文认为,孙中山赴自由党活动时间为44日,则于43日晚致函李晓生。孙中山43日下午由南京来上海,媒体报道寓某君家,他认为某君即宋嘉树。至于上海《民立报》1912420日刊登《自由党记事录》一文谓十七日午后七时孙中山先生偕马君武、胡汉民诸君到该党本部,党员开会欢迎的报道,王先生则认为是以农历二月十七日记事,农历二月十七日刚好是阳历44(262)

 

 

191243日,解临时大总统职的孙中山于下午五时抵达上海,孙总统下车后即往哈同花园暂住”(《革命史中之大结束孙总统解职来沪》,上海《民立报》191244)。解临时大总统职的孙逸仙君偕同总理唐少川于昨日下午五时乘坐专车来沪闻孙君寓某君家,唐君则寓客利旅店”(《孙总统唐总理到沪》,上海《时报》191244)。此处的某君未确指是谁。王耿雄先生考证是宋嘉树。此结论多为孙中山论者所采用。

 

笔者认为,43日晚孙中山住哈同花园无疑。

 

孙中山当晚住哈同花园并不奇怪。如19111225日孙中山从美国经欧洲、香港返抵上海时,应哈同所请,即赴哈同花园会见伍廷芳、黄兴、陈其美、汪精卫等多人,并在该处稍留。为安全与工作方便起见,当晚由沪军都督府安排住宝昌路408号,法国工部局派员护卫住所。次日,黄兴、沪军都督陈其美在哈同花园欢宴孙中山。又如,1912219日,孙中山夫人卢慕贞、女儿孙娫、孙婉,侄女孙霞,佣妇阿清,由邓泽如护送从槟城抵达上海,沪都督陈其美派员迎接孙夫人等,住于沧州别墅,下午孙哲生迎其母妹等迁寓于哈同花园。翌日入南京。邓泽如又于“325日随同孙眷属卢夫人及其女公子等由南京乘专车至上海,孙眷属寓于哈同花园”(邓泽如《中国国民党二十年史迹》,正中书局1984年版,第84)。犹太富商哈同(18511931)与革命党有联系,对孙中山相当尊敬与爱戴,孙中山对他们夫妇也很信任。受哈同邀请,孙中山解职后的43日至6日即住哈同花园,与两女会合(孙娫、孙婉从325日起一直住在哈同花园)46日,孙中山为感谢哈同的盛情款待,特与哈同合影留念,合影者除孙中山与哈同外,还有孙中山的两个女儿孙娫、孙婉,孙中山的秘书宋蔼龄,顾问端纳和他们的友人黄宗仰(《孙中山图典》,广东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63页中右图)6日晚,孙中山及其子女、随员等赴南京,7日赴武汉访问。414日晚由卾返抵上海。据《民立报》415日报道:孙中山于昨日午后五时半抵沪,船泊高昌庙制造局。局中人未得消息,不及供张,拟电陈都督,孙君止之。旋自雇马车,与从者偕赴三马路客利旅馆。孙君与其男女公子宿友人宋君之家。延见宾客则在汇中。孙君本拟即日赴粤,唯招商轮昨早已开赴香港,次当发者,乃泰顺,泰顺正在制造局船坞修理,非迟三四日不能行,故孙君不得已而滞沪也”(《孙前总统抵沪记》,《民立报》1912415)

 

这是孙中山返国就任临时大总统至解职后媒体首次报道他住宋君(嘉树)家。作为朋友,在解职后的不足半个月内,不可能前后两次都住在同一个友人家,这也是常理。既然孙中山这次从武汉返抵申江时住宋家,就不太可能43日从南京抵沪时也住宋家。而且《民立报》也确指43日孙往哈同花园暂住。再者,43日孙中山是从南京抵沪当天就住哈同花园,行李是从南京运抵哈同花园的,而414日从卾抵沪时孙中山旋自雇马车,与从者偕赴三马路客利旅馆。所以,孙致李函中有宋嘉树茲他亲身来客店,取弟之行李句。可见孙中山414日晚才赴宋嘉树家住的。如果不是船期有误,就没有这段趣味盎然的历史故事了。然而,《孙中山年谱长编》记载孙中山43日及414日两次抵沪时均住宋嘉树家,有误。

 

 

如上所述,只有414日那一次。为何会有这样的误差呢?笔者认为有如下两个原因。首先,在孙中山致李晓生函中有弟今解职来上海句,一般认为是特指今天43日孙中山自南京解职后首抵上海这一天,如台湾版《国父全集》即据函中弟今解职来上海之句而定该函写于“19124(当在四月三或四日)”。但笔者认为孙中山从43日后遍访上海、武汉、福州、广东,再至北京等全国各地,均可认为是孙中山解职后的访问活动。如同年421日孙赴广东途经福州时,在福州群众欢迎大会上演讲时开头便说:文以解职旋粤,便道过闽。又如515日孙中山在广州祭黄花岗七十二烈士文中,就有文适解职归来之句。从这些讲话中就好理解孙中山414日访问武汉后返抵申江时为何仍称弟今解职来上海的含义了。

 

其次,函中有弟明日午后”“赴自由党五点之约句,这是确定孙中山哪天晚上致李晓生函的关键句。孙中山赴自由党之约《上海时报》191246日《公宴孙中山》报道孙中山应李怀霜等人的邀请,出席44日宴会。报道全文如下:()日午后七时,李怀霜、周浩、林与乐、周桂笙、谢树华、杨鸿春、经润山、营三、余菊农、刘艺州、潘月樵、汪炳、余伯陶十余人公宴孙中山先生及孙科、胡汉民、张溥泉、吴稚晖、马君武、王宠惠、汪精卫、邓家彦、陈英士、沈虬斋诸君于礼渣西餐馆,王、汪二君因事未至。酒半,李君代表起致颂辞,并及自由党事,请先生莅任主裁。孙先生答辞,情恳意切,谓:党派多少,足觇人民程度高低,今日政党过多,宜亟谋联合,鄙人对于自由党极愿商榷政见云云。陈英士、吴稚晖二君各有演说,皆淋漓尽致。九时后尽欢而散。并闻当时有外人来摄一影,以为纪念。”《申报》也有类似报道。

 

另外,《民立报》1912420日又刊登《自由党记事录》一文:十七日午后七时,孙中山先生偕马君武、胡汉民诸君到该党本部,党员开会欢迎,由副主裁李怀霜君起言:我党人公举中山先生为正主裁,颇蒙提倡,我侪应起立以谢嘉惠,众起立。次先生演说:当此共和时代,无论政党、民党,有监督政府之责。现在党势薄弱,恐难达此目的,唯具此心力谋进行,对于民党前途,获益匪浅云云。先生对于自由党属望甚殷,在座均感激也。两种报纸,前后两次报道孙中山出席自由党的集会,可在王耿雄先生编的《孙中山史事详录19111913》一书中考证为一次,认为“17日,可能是阴历二月十七日,那天正是阳历44。笔者以为这种推测证据不足。

 

 

两次会议,不但时间不同,出席人员及人数也不同,开会地点、会议内容均各不相同,不能认为是同一次会议。

 

首先,是时间不同,在没有确凿史料佐证17日是农历(阴历、旧历)即阳历44日时,应认为是阳历417日。同是《民立报》,在同年418日刊登一篇苏州自由党支部《党员开会》通知一文,中有今定于旧历三月一日假长春巷全浙会馆开党员大会之句,特别指明旧历三月一日,没有特别指明的,一律以阳历月日行文记事。因此,17日没有特指旧历(阴历)则是指阳历无疑。

 

其次,两次会议出席者及人数不同,在44日的宴会上东道主列名者有14人,客人并孙中山,列名者10人,参加者8人,而417日的会议,主办方列名者只有自由党副主裁李怀霜,而被邀者也只有孙中山、马君武、胡汉民而已。

 

第三,也是最大的区别,是开会的地点不同:44日宴会在礼渣西餐馆,而417日开党员欢迎会是在自由党本部长春巷全浙会馆的张园。

 

第四,两次会议内容不同,44日是公宴孙中山,在公宴会上公举孙中山为自由党主裁,孙中山应允(《孙中山史事编年》指孙中山婉拒自由党请任该党总裁,不确)417日是孙中山以自由党正主裁身份到该党本部接受该党党员的欢迎,何以见得孙中山已在44日公宴上接受了主裁职呢?因为417日这次会议一开始,副主裁李怀霜(44日前任主裁)起身发言就说:我党人公举中山先生为正主裁,颇蒙提倡,我侪应起立以谢嘉惠,众起立。正因为孙中山在上次公宴上被举为正主裁,所以417到该党本部接受党员开会欢迎,与党员见面并演说。此处所录演说词与《孙中山全集》所收录的应是“同题异文”(第二卷,第343),而与44日在公宴上的讲话不同,《孙中山全集》所定日期为1912418日,误。应为417日。已知孙中山赴自由党之约为417日,因而孙中山致李晓生函时间应为1912416日晩。

 

此外,支持孙中山致李晓生函为416日晚观点的另一重要佐证,就是收信人李晓生本人对该原函作的题跋,如下:

 

总理此函乃民国元年临时大总统府结束后命余随侍游卾回沪时所赐。余玄岁家居养病,偶翻旧籍复发见之,迄今二十余年。总理既逝而函中诸子亦零落几尽,加以国事蜩螗,外患日亟,又岂当时总理所及料哉。回首前尘,曷胜感慨。所称宋嘉树先生者,即宋氏夫人庆龄之父也。民国二十六年春李晓生谨识。

 

在此,李晓生确指该函是他随同孙中山访问湖北后回上海时所赐。孙中山从湖北抵达上海至赴粤,滞沪时间为414日晚至418日凌晨。然后孙于18日晨四时乘招商局泰顺轮赴粤。又已知孙中山赴自由党之约为417日,因此,孙 中 山 致 李 晓 生 函 时 间 为1912416日晚,当无疑。



下一篇:王晴佳:差一点未念的悼词——追念伊格尔斯先生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