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报刊投稿|中国历史研究网|中国历史研究院网 中国社会科学网
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快讯>>史学平议>>正文内容
史学平议 【字体:

江 峰:陈独秀的教育思想刍议

作者: 文章来源:《团结报》2019年7月11日 更新时间:2019年07月11日

陈独秀不仅是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政治家、思想家,也是一个深入探索教育本质、深切关注社会实践活动的教育家,其教育思想主要分为教育本质观、教育功能观、教育方针观、教育主体观、教育方法论五个方面。

 

教育本质观

 

陈独秀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对“教育是什么”进行了本质追问。从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出发探索了教育的本质,认为教育是研究人之长去其短的学问,并将其运用于发展社会实践的活动。在此基础上,阐明了作为上层建筑的教育与社会、政治、经济的关系。

 

针对社会与教育分离的现状,陈独秀在《教育与社会》一文中痛陈分离之弊病:“其弊之最大者莫如减少教育的效力。”进而就会出现“教育若离社会而独立,则教育之力量自减”的结果。接着,他提出了三种解决措施:一是树立“教育是改造社会的重要工具”的观念。认为教育不仅与社会相连,而且个人的发展也同社会的发展密切相关。二是树立“把社会与教育打成一片”的理想。在《新教育是什么》中指出,“惟有把社会与教育打成一片,一切教育都建设在社会底需要上面”,阐明了“社会就是一个大的学校,学校就是一个小的社会”的教育社会观。三是树立“国民识字多少是社会文明标志”的进步观。他在《韩世昌》中认为“社会之文野,国势之兴衰,以国民识字者之多寡别之,此世界之通论也”,进而鼓励国民多多进行识字教育,以渐臻文明之境域。

 

教育的目的是培养人,是人发展的必然前提。狭义上,教育“乃学校师弟之所授受”;广义上,教育又是“凡伟人大哲之所遗传,书籍报章之所论列,家庭之所教导,交游娱乐之所观感,皆教育也”。教育的发展受政治的制约。1923年,陈独秀在《教育界能不问政治吗》一文中说,人们一方面天天骂军阀官僚包办政治,败坏国家,一方面却又天天主张不干预政治。社会政治发展到一定水平之后,教育才有发展的余地。因为教育与思想、文化、宗教、道德一样,是“经济的基础上面之建筑物,而非基础之本身”。

 

陈独秀认为经济的发展决定教育的发展。没有经济基础,教育这个上层建筑就建不起来,同时教育可以反作用于经济,促进经济发展。1923年,他在《答适之》的信中答道:“唯物史观的哲学者也并不是不重视思想、文化、宗教、道德、教育等心的现象之存在,惟只承认他们都是经济的基础上面之建筑物,而非基础本身。”

 

教育功能观

 

陈独秀眼中的教育功能观,是通过教育实践活动使受教育的个体、国民与社会获得实际的发展功效。它具有三大功能:

 

具有促进个体成长的发展功能。针对“个体先天遗传因素”的观点,他认为教育对个体发展起着决定性的作用。1917年,在《近代西洋教育》中说,西洋学者主张人的善恶智愚是由先天遗传素质决定的。陈独秀认为先天遗传素质的影响虽然不小,但是后天教育的作用更为关键。“人之善恶智愚,生来本性的力量诚然不小,后来教育的力量又何尝全然无效?人类美点,可由教育完全发展;人类的恶点,也可由教育略为减少”。

 

具有改造国民性的改造功能。晚清民国时期正值国家危局,由于长期的闭关锁国,“中国人只争生死,不争荣辱”;由于传统听天由命主义,封建专制下,“只知道听天命,不知道尽人力”;由于发达的家族主义,老百姓“只知道有家,不知道有国”;由于封建伦理道德观念,广大国民受封建思想严重毒害,也导致了国民素质的低下。陈独秀主张通过教育的手段改造国民的劣根性,以期提高国民素质。

 

具有促进社会进化的改良功能。在学习马克思主义后,陈独秀逐渐成为一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他主张把教育和社会联系起来进行整体分析,首先要树立社会的教育观。在《新教育的精神》中论述了“教育和社会的关系是很大的。社会要是离了教育,那人类的知识必定不能发展,人类知识一不发展,那国的文化就不堪问了。”其次要培养教育的社会力。在《教育与社会》中指出,教育若离社会而独立,则教育之力量自减,改革教育的注重点在社会不在个人了。

 

教育方针观

 

陈独秀心中的教育方针观,是一国教育发展中最根本的方向,反映了国家和政党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对教育功能的基本认识与教育方针的价值取向。1915年,陈独秀在《青年》杂志上发表的《今日之教育方针》中明确提出了现实主义、民主主义、职业主义等教育方针。

 

陈独秀认为,现实主义就是要使教育者了解人生的真相,明确人生的意义,真正注重现实。因为“一切思想行为,莫不植基于现实生活之上”。民主主义就是要使受教育者了解国家的真正意义,培养民主主义精神。“民主国家,真国家也,国民之公产也,以人民为主人,以执政为公仆者也。”鉴于职业教育有益于解放人格精神和丰富物质生活,陈独秀大力宣传职业教育的理念,极力在全社会推广职业教育:确信“职业主义”是当今世界教育发展的主要方向。在《今日之教育方针》中指出“现实之世界,即经济之世界”;认为个人经济独立是个体解放和人格独立的主要前提。“现代生活,以经济为之命脉而个人独立主义,乃为经济学生产之大则,其影响遂及于伦理学。故现代伦理学上之个人人格独立,与经济学上之个人财产独立,互相证明,其说遂至不可摇动”;主张职业教育要关注工人教育,为提供工人知识服务。在主政广州教育期间,他亲自尝试开办了工人夜校。“工人的知识比较缺乏。我现在想在广州设立许多劳动补习学校,令工人有求知识的地方。”从经济生活的角度来观察社会的发展和国家的兴衰,主张发展职业主义教育促进经济社会的发展,实现国富民强。

 

此外,还主张体育主义。帝国主义的野蛮侵略导致了中国陷入四分五裂的状态之中,为了救国救民,陈独秀提出以体育主义教育方法来提振国民身体素质,认为每个人必须从个体出发重视体育,提出了“智、力、德三者并重”。针对“中国教育大部分重在后脑的记忆,小部分重在前脑的思索,训练全身的教育,从来不大讲究”的现实状况,要求青少年通过锻炼,将其培养为体魄健壮、意志坚强、心怀坦荡、充满信心的人,才能成为一个强大的民族。

 

教育主体观

 

陈独秀所界定的教育主体观,是为了落实教育方针,实现教育目的,以教育内容为主体所实施的全部内容要素。其中,教育内容主要包括德智体三个方面,三者需要共同协作、融会贯通,努力促进人的全面发展。

 

德育方面,在实施德育之前,必须要探讨道德为何物?陈独秀认为,道德是人类的最高精神和维持群众利益的最大利器。陈独秀在《蔡孑民先生逝世后感言》中所言,道德是应该随时代及社会制度变迁,而不是一成不变的;道德是用以自律,而不是拿来责人的;道德是要躬行实践,而不是放在口里乱喊的,道德喊声愈高的社会,那社会必然落后,愈堕落……陈独秀对德育的关注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首先,深入挖掘了当代德育衰败的原因。由于人口增加经济制度未能及时改良,金钱和财富的不均等造成了道德滑坡。社会已有的道德不符合现有的人心,封建时代的道德、宗教、风俗、习惯的遗毒,造成了道德人心的混乱。其次,为了改变道德窳败的现状,应当采取道德与德育协同进步的进化举措。他在《答程师葛〈德智体〉》中指出:欲救斯弊,当改良社会经济制度,尊行真理。不然,虽日言德育,而道德自身未有进步,德育乌有进步之可言。在论述德智体三者之间的关系时候,德育最为重要,体育次之,智育等到稍微长大一点也不晚。由于德育是个人发展的根本,他主张加强所有学生道德品质的培养,让学生从小就确立高尚的道德良知,以从旧道德中解脱出来,以期实现思想的进步。

 

智育方面,教育是智慧的源泉。人的智愚贤否与教育发达程度密切相关,陈独秀深知舍教育以外,不足以培成社会上经营各项事业之人才,因此整个社会必须重视智育。针对中国传统教育历来重视德育,稍稍推重智育的历史传统,陈独秀认为中国传统教育虽然重视智育,但学习内容仅限于“四书”“五经”“六艺”等课程。针对中国传统教育注重死记硬背,不注重培养能力,不利于发展学生的智力的现状,他力推现代西洋之真教育,不仅因为西洋教育注重实际应用、讲究启发引导、发展学生智力,不仅因为重视学习自然科学知识、技能教育和职业教育,而且还因为西洋教育是自动的而非他动的,是启发的而非灌输的,是实用的而非虚文的,是社会的而非历史的。

 

体育方面,体育是发展青少年身心,培养体育运动习惯,增强中小学生体质和意志力的教育。五四时期,教育最不讲求的是体育教育,导致了国民身体素质一直普遍较低的结果。陈独秀在《青年体育问题》中讲到,健全思想,健全身体,本是应该并重的事,现在青年不讲体育,自然是一大缺点……为了改变国民体质衰弱的现状,陈独秀大力提倡体育教育。中国的教育,自古以来重视德育和智育,而体育一门从来没人提倡。为强国健体的目的,必须努力搞好体育教育。

 

教育方法论

 

在教育方法论上,根据学生的身心特点,陈独秀形成了水性教育理念、启发式教育方法以及循序渐进的过程哲学。

 

针对主观主义和形式主义是中国传统教育拦路虎的现实状况,陈独秀在《教育缺点》中痛陈之。他说,我所说的教育上缺点和罪恶,一种是犯主观主义,一种是犯形式主义。这两种主义,是牵连在一起。因为是主观的,所以有了形式的,因为有形式的,所以有主观的。教师只管自己去教,不管学生能不能领会,并且一味进行灌输教育是主观主义的主要表现形式。而形式主义则表现在:其一,注重外在形式,不求内在实质;其二,重理论轻实践;其三,形式主义的考试制度。他说,还有考试一件事,完全是形式主义的产物。所以种种罪恶,都从考试发生,道德上、身体上、思想上都没有好处。因此,中国教育想要有大的进步,就必须改革以上这两种主义。

 

水性式疏导教育依据儿童的身心特点和性情意志进行教育,是大禹治水般的疏导式教育。陈独秀认为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栽培式快乐教育。教育小孩子,也要像栽培草木一样,不可压制拘苦了他,要叫他心中时常快乐,自己自然晓得学好。二是志意式心理教育。按意志性情,是教育儿童顶要紧的事。三是水性式疏导教育。原来儿童的性质,也和水性一般,大禹治水的法子,只是顺着水性疏通下去,训练儿童的性情志意,也是如此。对于学校开设的功课也是这样要求,“无论什么学校的功课,倘使和学生个性适应的尽管教他,不是这样,尽管定了许多课程,教了许多材料,但是学生实际上丝毫没有影响”。

 

启发式教育方法是指教师以学生为本位通过研究学生心理和知识结构,依据学习需求特点,在处理好教学和学习关系的基础上进行授课的方法。陈独秀认为,启发教育是学生本位的教育。这种教育不能总是呈现出教员将所晓得的说与学生,学生晓得了又是这样的教与他将来的学生的教育怪相。因为教育是训练的,非口说的,是发展的,非流传的。道德的进步要有行为的教育,学问的进步要有知识的教育。他还认为,想象力在小学教育中比记忆力更为重要。小学生的教育,只要就儿童心理所能领会的,审慎加以训练,使他好发展想象力,那就够了,并不在要他记得许多的故典和古人的姓名。鉴于儿童想象力有限的现状,耗费的记忆力越多,想象力越发不能发展,学问进步必定受阻碍。

 

在纪念五四运动百年华诞、喜迎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之际,从教育本质观、教育功能观、教育方针观、教育主体观、教育方法论上,全面梳理陈独秀成熟而宝贵的教育思想体系,对中国实现教育现代化就有着独特的历史意义和时代价值。

 

(作者单位: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