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报刊投稿|中国历史研究网|中国历史研究院网 中国社会科学网
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快讯>>史学平议>>正文内容
史学平议 【字体:

萧 明:卞孝萱忆师长学行

作者: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02日

2006年年初,南京大学古典文献研究所商请卞孝萱先生作“口述历史”,同时兼作博士诸生讲义,卞先生欣然同意。先生其时已八十有四高龄,仍勤于著述,少有空闲。2007年春夏之交,第一期口述内容整理成文,交由先生审阅,并请补充所阙资料。但先生始终未暇审定口述。2009年九月,先生遽返道山,终未能定稿。最近,在这一记录稿基础上整理而成的《冬青老人口述》(赵益整理),由凤凰出版社出版。书中收入卞孝萱先生对师长学行、旧家往事等的讲述,读来颇有趣味。

 

范文澜的“二冷”主义

 

卞先生口述道:范老提倡的是“二冷”主义,一个是主张“坐冷板凳”,一个是“吃冷猪肉”。这个是什么意思呢?“坐冷板凳”就是你要耐得住寂寞。读书尤其要坐冷板凳,特别是今天,坐冷板凳是非常难的,今天的物质诱惑太大了。不受这个诱惑,安下心来读书,很重要。“吃冷猪肉”就是只要你有成就,即使当时的人不了解你,你死了以后人们也会把你的牌位放到孔庙中。孔子在当中,旁边是什么“亚圣”等等,再两边是从祀的人如韩愈、朱熹这些,你也在当中。祭孔的人,也祭这些人,都是用猪肉来祭,当时猪肉都是冷的,所以叫“吃冷猪肉”。“吃冷猪肉”实际上是最高的待遇,一个人死了以后能够从祀到孔庙之中,那是很难的了,古代都要经过多少人的“推荐”,皇帝的批准,审查合格的。现在外面流行一个对联:“板凳甘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这话不是范文澜的原话,但这话流传也没有多大的害处。有的人以此表扬范老,实际上范老并没有说过,他只说过“二冷”。因为按范老的想法,坐冷板凳也不应只是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一直坐下去,可以坐到死。别人把它概括成“十年冷”,以对“一句空”,当然也没有问题。

 

匡亚明论思想家

 

卞先生口述道:我除了撰写《刘禹锡评传》《韩愈评传》以外,还替匡老《中国思想家评传丛书》审一些稿。每个审稿人都要和他对谈,或者书面汇报,他要同意签了字后才能印。其中审到《拓跋宏评传》,我请我的博士胡阿祥帮忙,一次带胡阿祥到他家里去向他汇报审稿意见,一进门我就向他介绍胡阿祥,匡老马上说:“阿祥,这是个南方人的名字。”谈到最后,他就说了几句话,外国有外国的思想家,中国有中国的思想家。汉族有汉族的思想家,例如孔子;少数民族有少数民族的思想家,例如拓跋宏。他对拓跋宏有精到的评价,我很赞成他的观点。拓跋宏自觉地向汉文化靠拢,确实是很了不起的。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