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快讯>>学术交流>>正文内容
学术交流 【字体:

朴尚洙教授在近代史研究所作学术报告

作者:周斌 文章来源:本站 更新时间:2017年01月14日

  110日下午,近代史所学术论坛2017年第1期活动在后附楼会议室举行,韩国高丽大学教授朴尚洙先生应革命史研究室的邀请,作了题为中国革命与秘密结社:以陕甘宁和苏北的例子为中心的精彩学术报告。论坛由革命史研究室主任于化民研究员主持,所内同仁黄道炫、王士花、李在全、彭春凌、吴敏超、徐志民、张会芳、冯淼、张海荣等20多人与会。

    

  朴教授本科和硕士受教于高丽大学历史系,在法国高等社会科学研究院获得历史学博士学位,曾先后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南京大学历史系进修,任哈佛燕京学社访问学者。朴教授认为,研究共产主义革命与秘密结社的关系,揭示秘密结社在近代革命过程中的地位与作用,对于当代海内外的中国革命史研究者来说,是一个具有挑战性和争议性的课题。以往研究主要有三种论点:“连续性论(亲和性论)”、“非连续性论(不溶性论)”和“竞争关系论”。美国学者施拉姆(Stuart Schram)阐述了中共革命运动与传统组织秘密结社的密切关系,毕仰高(Lucien Bianco)和裴宜理(Elizabeth Perry)则主张结社运动在中国共产主义革命的进程中起到了消极的作用。日本学者片冈铁哉更多地关注了结社组织和共产主义者之间所存在的一定的亲切意识形态的亲和性。台湾学者陈永发提出两者间存在竞争关系,但结社被共产党破坏消除。这三种对立的论点之局限性在于只对某个结社组织或对特定地区、特定革命时期进行研究,并不能全面反映出两者的关系。因此,他拟通过对20世纪2040年代整个革命时期陕甘宁哥老会和苏北小刀会与中共革命之关系的不同例证考察,重新反刍上述几种观点。

     

  朴教授认为,陕甘宁地区农村自清末民初以来因降水少,生产力低下以及苛捐杂税、军阀混战等原因,呈现极端的原子化、分节化,见不到华北农村社会中那种以地主为中心为了抵抗土匪和军阀而组建的共同体。农民们从个人的立场去寻找生存手段,加入哥老会这样的会党系统秘密结社。而苏北地区因土匪、军阀掠夺村落的资源,农民聚集在地主乡绅周围,组织了属于地方共同体的自卫队;受地方精英与教门结社指挥的小刀会是维护自律性地方(村落)权力的有效主体。这两种不同农村社会的秘密结社决定了它们与中共的不同关系。为动员哥老会群众参加革命,刘志丹等人积极加入哥老会并收编其会员为游击队员,建立自己的根据地与正规部队。长征以后,中共中央对哥老会进行全面公开的政治化,承认哥老会在根据地内的合法性,并成立各种正式机构,支持哥老会的抗日活动。抗战时期,共产党利用哥老会本身的组织与实践活动,鼓励他们参加共产党架构的政治结构(如三三制)。内战后期,哥老会的活动依旧没有受限,并不与中共权力相抵触。苏北的革命家们虽然多次尝试争取小刀会投入革命运动,但因为国民党的国家权力与地主中心的地方自律性权力相制约,以及未能消除由地主主导的小刀会的抵触心理等原因,中共与小刀会常处于危险的矛盾状态,小刀会甚至企图掀起大规模的反共叛乱,中共最终禁止小刀会在当地的活动,否认其合法性。

    

  朴教授综合上述的分析,颇有创见地提出,霍布斯邦关于传统秘密结社和土匪无法参与也无法适应近代社会运动的主张,以及毕仰高和裴宜理以红枪会为对象,将自卫性质的、致力于保护地方利益的秘密结社与公开的、全国性的革命运动相对立的观点,并不适应陕甘宁哥老会与中共关系密切的事实。而且,共产党人与秘密结社在某些情况下的联盟,也并不意味着两者之间具有“意识形态”上同质性,不能将中共胜利的原因归结为“向农民传统道德的回归”,中共没有停留在适应农民“小传统”(little tradition)与下位文化”(subculture)的层面上。为了实现固有的事业,中共必定要将农民的传统与文化引向政治化。陈永发的研究对象是华中、华东地区的秘密结社,中共的活动主要依赖于武装力量。而中共对陕甘宁哥老会从未采取任何强制性的镇压措施,始终以宣传教育,说服为主,以期达到哥老会自然消减的效果。与在陕甘宁实现的地方社会的政治化相比,苏北小刀会因不能成为革命的同盟者,中共使用武装力量才显得重要。简而言之,秘密结社与中共的关系是依据时期和地域呈现出不同的局面。中国革命经历了各不相同的发展阶段,并在各个地区存在着差异和多样性。从地方史、微观历史的角度探讨中国革命与秘密结社的关系和作用,在书写地方多样化的同时,还要关注问题的整体性。中共以分散的农村社会为根据地,进而构筑全国性的革命框架;中共革命的地方化,最终成为全国革命的组成部分。

    

  继朴教授的报告后,与会同仁就陕甘宁农村“原子化”的含义、中共对哥老会的“政治化”、秘密社会的宗教性等问题进行了热烈讨论。



下一篇:叶维丽教授到所访问并作学术报告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