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快讯>>最新消息>>正文内容
最新消息 【字体:

【批判“台独史观”笔谈之一】李细珠:剖析“原民史观”的实质与迷雾

作者: 文章来源:《团结报》2017年9月7日第7版 更新时间:2017年09月07日

台湾岛内蔡英文与民进党执政一年以来,尽管经济不振,民怨沸腾,但政治上不时搞点小动作,尤其是文化上继续李登辉、陈水扁时代“去中国化”的路向,在“文化台独”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民进党“去中国化”的“文化台独”行径,主要表现是坚持“台独”史观,强调所谓“台湾主体性”,把“台湾史”与“中国史”对立起来,宣扬“中国史”是外国史,割裂台湾与中国大陆的历史联系。李登辉在2015年初与台湾岛内大学生进行世代对谈,声称台湾要独立还要十年左右。对于这个说法,绝不能只把它简单地看作昏话。这个动向非常危险,需要高度警惕。李登辉所谓“还要十年左右”,是指“台独史观”教育从1990年代中期算起,到2020年代中期,将经过30年即一个世代的洗脑教育。近日,蔡英文当局公布12国教历史课纲草案,将高中历史修改为台湾史、世界史、东亚史,完全将中国史从历史教科书中抹去,换成东亚史,意在彻底切断与中国历史的连结,使台湾下一代建立与中国大陆、中华民族不再有任何历史记忆的台独史观。这是一个斩草除根去中国化的历史课纲。显然,这个问题的关键,实际上就是台湾历史教育的话语权问题。如何从学术上应对?本版特约请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台湾史研究室3位学者的文章,认清各种台独史观的本质,从学理上肃清其流毒。今天刊登第一篇文章,以飨读者。

 

台湾岛内族群问题非常复杂,在民进党的操控下业已成为引人注目的政治问题。在选举政治下,为了捞取更多的选票,民进党经常操弄这个议题,作为对抗国民党的锐利武器。民进党一方面打着本土政党的旗号,把国民党推向“外省人”代表的外来政党的境地;另一方面又以“原住民族”的同情者甚至代言人自居,把国民党政府涂上“外来政权”的色彩。蔡英文2016520日就职演说就明确宣布要重建原民史观,表示不敢忘记,这个岛上先来后到的顺序。其实,与民进党历来操弄族群议题的目的一样,蔡英文此举无非也是明修民意之栈道而暗度台独之陈仓。所谓“原民史观”,强调“先来后到”,打着“先来”的“原民”旗号,排斥“后到”的国民党,就是把1949年从大陆败退台湾的国民党排在最后的序列,意图排除国民党在台的合法性,从而切割台湾与中国大陆的关系,其实质无疑是一种变相的台独史观。正如台湾岛内正义的历史学者所评判:这是一套比李登辉外来政权史观更升级,欲与大陆脱钩以建立台湾主体性的分离主义史观。

 

表面上看,“原民史观”站在所谓“原民”的立场,尊重所谓“原民”的权利,似乎天经地义,不能不说具有极大的迷惑性;但细究起来,这个“原民史观”实际上既是反逻辑的,也是反历史的。从逻辑上看,无论所谓“先来”还是“后到”,性质上无非都是“外来”的,只有“来”与“到”的时间上的差异,其所谓在台的“合法性”岂非只是五十步笑一百步而已。从历史上来看,“原民史观”的实质要割裂台湾与中国大陆的关系,但台湾的“原民”与中国大陆事实上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是任何暴力与妄想都无法割断的历史渊源。

 

据考古学、人类学研究,台湾不具备从猿到人进化的自然地理条件,台湾的古人类只能从岛外迁入。既然台湾岛不能自然进化出人类,那么台湾“原住民”从何处传来呢?日据时期与战后初期在冷战体制下,日本与美国出于侵占台湾或控制台湾的政治阴谋,肆意割裂台湾与中国大陆的关系,而鼓吹台湾高山族源于南洋马来人种。中国学者认为所谓高山族“南来论”是错误的。他们从考古发掘材料、汉文历史记载与高山族民间传说多方面反复论证,高山族来源是多元的,而主要来源于中国大陆东南沿海,是古代南方“百越”的一支。至于中国华南地区史前人类最早是在何时、经由何地抵达台湾岛的问题,有学者通过研究福建旧石器时代考古资料,以及台湾海峡地质构造与变迁,并比对琉球群岛与菲律宾群岛旧石器时代考古资料,认为琉球群岛或菲律宾群岛至今没有发现比台湾更早的人类化石或文化,已知琉球群岛的“港川人”年代距今25000年,台湾、冲绳之间宫古岛发现的人类化石仅距今18000年,菲律宾的塔邦人年代距今约20000年,均晚于台湾的左镇人(距今约30000年),因此都不是旧石器时代迁往台湾的先民。史前时期人类应是从中国东南福建迁入台湾,途经台湾海峡南部的东山陆桥,其最早时间在距今约60000年前。

 

关于台湾“原住民”的来源,特别值得注意的一个问题是所谓“南岛语族”或“南岛语系”研究。南岛(Austronesian)语系即马来-波利尼西亚(Malayopolynesian)语系,这个语系的族群即南岛语族,是指广泛居住于北起夏威夷和台湾、中经东南亚、南至澳洲新西兰、东起南美洲西面复活节岛、西到非洲东部马达加斯加等海岛上的土著民族。南岛语族研究是国际考古学、人类学、民族学、历史语言学研究的热门课题,1980年代中期由旅美华人考古学家张光直介绍到国内,因为关于南岛语族起源的考古研究,一直与中国台湾及大陆东南沿海地区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很快便引起两岸学界的关注。张光直利用台湾和大陆的考古资料,对于台湾南岛语族的起源及其与大陆东南沿海的关系做了开拓性研究,建构了南岛语族起源研究的“闽台说”。他认为台湾是南岛语族的老家,台湾新石器时代的大坌坑文化是南岛语族的先民文化,福建沿海的富国墩文化与大坌坑文化是同一文化的两个类型,由此推定南岛语族的源头是中国大陆东南沿海的福建与粤东地区。后世研究者进一步把南岛语族起源由闽台推向中国东南沿海更广泛的“百越”民族地区,使以“闽台说”为基础的中国大陆起源论已逐渐成为南岛语族起源研究中的主流观点。

 

在南岛语族起源研究中,还有一种逐渐被主流学界放弃的东南亚起源论。但是,却被“台独”论者当作宣扬台湾“原住民”“南来论”的理论基石。他们在台湾“原住民”来源问题上大肆渲染“南来论”,称“原住民”“在种族上属于南方古蒙古人种的原马来人系,语言上属于马来—波利尼西亚语族,文化特质上属于印度尼西亚文化群,由此可以说,他们系由东南亚北上而移住于台湾者”。大陆学者指出,“台独”论者宣扬台湾“原住民”与大陆无关的“南来论”,是对“原住民”马来种族、印度尼西亚式文化属性和南岛语族语言范畴的主观歪曲。作为台湾“原住民”“南来论”依据的南岛语族东南亚起源论,在民族考古学与比较语言学实践中都有意忽视了华南大陆的材料。在这一学术缺陷下的结论,有悖于自远古以来亚澳间海洋地带土著民族文化发展与空间传播的历史事实。民族考古学研究的新进展表明,台湾“原住民”和南岛语族及其文化主要起源于华南大陆。

 

蔡英文信誓旦旦要重建“原民史观”,意在宣扬所谓“泛南岛民族意识”,把台湾“原住民”与神秘的“南岛语族”划等号,糊弄不明真相的普通民众,肆意切割台湾与中国大陆的固有联系。但是,考古学、人类学、民族学、历史语言学关于南岛语族起源的研究揭示了这样一个真相:台湾“原住民”属于南岛语族,而南岛语族又主要起源于中国大陆,那么台湾“原住民”无疑便主要来源于中国大陆,从人种上无论如何都无法切割台湾与中国大陆的关系。可以说,南岛语族实际上主要起源于中国大陆的研究成果,无情地戳穿了所谓“原民史观”的理论破绽。

 

现实中,蔡英文宣扬“原民史观”主要目的是实现“去中国化”的“台独”迷梦。但是,蔡英文执政一年来对“原住民”的所作所为,基本上宣布这个所谓“原民史观”的破功。在2016520日就职演说中,蔡英文宣称:新政府会用道歉的态度,来面对原住民族相关议题,重建原民史观,逐步推动自治,复育语言文化,提升生活照顾。”81日,台湾原住民族日,蔡英文邀请16原住民代表到总统府,向原住民族道歉,宣读了一篇词藻浮华的道歉文,被有识之士一针见血地指出:根本就是一篇重建原民史观、宣扬去中国化文化台独’宣言。”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与此同时,台湾“原住民”以不同方式抗议蔡英文道歉“玩假的”,呼吁族群代表“回头是岸”。有多个“原住民”团体聚在蔡英文办公室门外的凯达格兰大道抗议,并隔空喊话,要在门内的代表们不要“被摸头”。在蔡英文就职典礼上领唱的“原住民”歌手巴奈怒呛:蔡英文的“道歉秀”像“扮家家酒”。著名“原住民”民意代表高金素梅“立委”带领数位“原住民”长老,前往新北三峡插角山区还原“大豹社事件”历史,痛斥日据时期殖民政府残酷杀害泰雅族人,却还在台湾的土地上公然建立“大豹忠魂碑”纪念杀人的日本军警,并宣告要在此碑旁边建立“大豹社纪念碑”以纪念当年被日军杀害的泰雅族同胞,让后代了解这段血泪历史。她强烈呼吁:“政府不只要向原住民道歉,更要以‘总统’的身份,要求日本政府向台湾原住民道歉、认错与赔偿。”高金素梅此举,直刺蔡政府“媚日”的痛处。显然,对于蔡英文的“道歉”,“原住民”并不买账,他们看穿了蔡政府政治作秀的本质。

 

蔡英文上台一周年,民调满意度直线下跌,甚至跌至18%。台湾原住民纪录片导演马跃·比吼在脸书(Face Book)发文指出,如果要为蔡英文的原住民政策与施政打分数,大概只有“38”分。他认为,蔡英文上任后向台湾原住民发表的道歉与政策实际执行情况令人失望。最基本的问题是蔡英文提出许多时间表,大部分都没有在期限前完成,似乎蔡英文及其手下的官员,并不在意对台湾原住民的承诺。蔡英文在向原住民道歉时,曾提出划设、公告原住民传统领域土地等承诺,但行政院原民会公布的原住民传统领域划设办法仅限公有地、排除私有地,使“原住民”有近100万公顷的传统领域土地被迫消失。原住民团体因此露宿凯达格兰大道抗争达100天之久,歌手巴奈也身体力行以歌声表达诉求,号称最会沟通的蔡政府无动于衷。此举被时人讥笑:最会沟通的当局却突然失去沟通的能力!

 

蔡英文执政一年的实践证明,其无比高调宣称要重建的“原民史观”不但在理论上破绽百出,而且在现实中也无非只是一套玩弄文字游戏的政治作秀,终归逃不过民众的慧眼与历史的审判。



上一篇: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近代史系2018年度招收硕士推免生启事 下一篇:【批判“台独史观”笔谈之二】程朝云:驳日本对台湾“殖民统治有功论”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