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快讯>>最新消息>>正文内容
最新消息 【字体:

李在全《变动时代的法律职业者:中国现代司法官个体与群体(1906-1928)》

作者: 文章来源:社科文献出版社近代史主题公众号 更新时间:2018年04月28日

 

内容简介:

 

现代中国的法律职业者,大体包括法官(审判官)、检察官、律师、法律研究者等,他们共同构成法律制度运行中“人”的部分。法律职业者,虽以法律事务为职业,但其首先是“人”,历史进程中的个体与亲历者,他们对变动时代的法制变革有着自己的观察、体验与感受。这些其实已经成为中国现代法制、司法变革中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了,对治史者而言,不能不察。在法制运行的主体之中,司法官(主要包括法官与检察官)群体是关键部分,值得探究。本书除了关注司法官群体的静态结构之外,更着力将其置于“变动时代”中加以观察,尤其关注政治变动(如政体改革、政权更迭等)对司法官群体之影响。

 

从内容而言,本书从中国现代司法官产生的“旧”路径(刑官转换成为推事)与“新”知识(留日法科学生的养成),清末制度变革与司法官群体组合,清末法界领袖沈家本在民国元年的经历与感受,辛亥鼎革后司法官群体的分流与重组,民国北京政府时期法律界的交游网络与内外生态,时代环境变动与法律职业者个体抉择等方面展开论述。总体而论,本书各章都有独特的核心史料和讨论话题,具有专题讨论性质,也能统摄于本书主题之下。如此篇章结构安排,意在既能保证专题讨论的深度,又能兼顾学术专著的统一性与整体性。

 

在现代中国的历史舞台上,司法官大致扮演着三重角色:现代民族国家的建构者(参与者)、民俗习惯的改造者、现存秩序的维护者。实际上,这三重角色之间,不易平衡,不时会有矛盾,甚或剧烈冲突,中国现代诸多法律、司法问题也由此而生。因为现代中国总体上呈现变动状态,“不变”仅具相对意义,所以建构与改造是绝对的,维护则是相对的。由此而言,现代中国的司法官,可谓“维护型改造者”。

 

 

作者简介:

 

李在全,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员,历史学博士。研究方向为民国政治史、近代法律史。著有《法治与党治:国民党政权的司法党化(1923-1948)》,在《历史研究》《近代史研究》等学术杂志上发表论文多篇。

 

  

 

   

 

第一章 亲历清末官制改革:一位刑官的观察与因应

第一节 唐烜及其日记

第二节 改革中的部院筹设

第三节 部院之争

第四节 新旧之间的司法变革

第五节 士风、仕气与司法执业

第二章新人如何练就:清末一位留日法科学生的阅读结构与日常生活

第一节 难过语言关

第二节 学习法科

第三节 日常阅读

第四节 公私生活

第五节 思想变动

第三章 制度变革与身份转型:清末新式司法官群体的组合、结构及问题

第一节 中央官制改革中的大理院:制度与人员

第二节 地方审检厅的初设与人员组合

第三节 规范化之努力:司法官考选

第四节 群体结构分析

第五节 身份转型及其问题

第四章 鼎革之际:沈家本的民国元年

第一节 变政:朝礼、服色与历法

第二节 法界首领:虚名之累人也

第三节 感受民元政局

第四节 生命暮年:著述与生活

第五章 民国初年司法官群体的分流与重组

第一节 辛壬之交:逃散与维持

第二节 京师司法改组与资格确定:法政三年毕业且有经验者

第三节 京外司法改组与风潮

第四节以消极的紧缩主义行积极的改进精神:司法官甄拔

第五节 政权更迭与人事嬗变

第六章 民国北京政府时期法律界的交游网络与内外生态

第一节 入职法界与人际网络

第二节 日常交游与圈子内外

第三节 政局变动与法界反应

第四节 司法系统之内外交困

第五节断不可使法界亦卷入政治风潮

第七章 变动时代中一位司法官的职业之路

第一节 法政教育与法律职业

第二节 职业的多变与反复

第三节 执业片段之解析

第四节 内心世界:知识与信仰的分离

第八章 司法官视野中的现代中国法制:路向与功用

第一节 西方与东方:法制改革的路向

第二节 左与右:法制的功用定位

      维护型改造者:法律职业与现代中国

 

   

一、清末大理院司法官简表

二、清末京师各级审检厅司法官名单(上)

三、清末京师各级审检厅司法官名单(下)

四、清末直隶(天津)审检厅司法官简表

五、清末奉天各级审检厅司法官名单

六、清末吉林各级审检厅司法官名单

七、宣统二年司法官考试录取名单

八、清末各省会、商埠等城市司法官名单

九、民国元年大理院及京师各级司法官简表

十、民国二年大理院及京师各级司法官简表

十一、民国二年奉天各级审检厅新任司法官简表

十二、民国二年各省司法长官及司法官名单

十三、民国三年大理院及京师各级司法官简表

十四、民国三年各省高等审检厅长官一览表

十五、民国三年全国各级司法官一览表

十六、民国十四年全国各级司法官一览表

十七、民国北京政府大理院司法官简表(1912-1928

 

参考文献

 

人名索引

 

  

 

法治,中国现代史上的高频词之一。何为法治?虽然各人理解有别,但对多数现代中国人而言,大体意指一种正义的法律精神,一种理性的办事原则,一种民主的治理模式,一种理想的社会秩序,一种规则化、制度化的治国方略,为现代中国所必需。经由“法治”,国家将步入正轨,民权得以确立,民生得以幸福,民族得以复兴。缘此,法治一词,在现代中国也颇具神圣色彩。然而,一些具有批判洞识的法学家在当时即告诫世人:“法治这东西是八面玲珑的。它可以和君主同居,也可和民主结合,还可同独裁握手。”这提醒我们,在探讨现代中国法治问题之时,应该尽量淡化附丽于法治语词上的神圣色彩,而考察其历史本相。

 

综观那些大致已经走上法治之路国家的历史经验,法律程序(制度因素)与法律职业(人员因素)的结合,乃关键所在。本书无意全面探究如此宏大问题,审之慎之,只考察现代中国的法律职业者,换言之,从人员的角度观察现代中国的法治问题。法律职业者,很难精确定义,但基本指的是经过法律专业教育与训练,具有较为娴熟的法律职业技能,并且具有相应法律伦理之人员。

 

作为一种职业而言,法律职业在中国具有久远的历史。在古代中国,既存在刑官这样的职业官员,也有讼师这样的职业角色,还有从事律学、刑名之学的研究者,他们都从事与律法事务相关的职业活动。在传统社会中,刑官或律学家多半是国家行政官僚的一部分,亦属于维系传统社会秩序的知识精英。显而易见,传统中国的法律职业者,与源于西方传统、如今演化成具有现代世界意义的法律职业者不甚相同。有法律史学家从诉讼形态角度,对中国传统法文化进行了考察,得出的结论是,在世界各主要文明中,中国是距离法治最为遥远的一种,甚至可以说与欧洲形成两极相对的反差;在古代中国,法律仅作为来自国家权力的成文法而出现,主要是刑法和有关官僚机构管理的规则,因此,“像在欧洲所能见到的,与国家权力在不同程度上相分离而具有独立地位的法律界精英们从理性的探索中产生出学说、判例,创造并支持着法这样一种现象……在中国几乎寻找不到。欧洲法的历史有一半可说就是法学的历史,而与此相对,言之有据地讨论中国法学史却近乎于不可能。”如此论断是否符合史实,在此暂且不论,但无疑说明,中国法律制度与法律职业有着自己的传统。

 

近代以降,伴随着西方的坚船利炮、殖民征服、贸易往来,世界各地交往互动日渐频密,中国自然不能例外。晚清以来,“西方”的到来,逐渐把中国纳入(西方主导的)世界体系。这对中国而言,可谓“数千年未有之巨劫奇变”,由于此“劫”极“巨”,只能以“奇变”应对,因此,“变”成为现代中国最为显著的动态特征。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西方对中国的影响,在不同地域、不同领域并非等量划一和共时推进的,有的领域,如对内地民间社会之影响,相对较为迟缓,与此不同,其在政治体制与法律制度领域之影响,明显且迅速。在传统中国的治理体系之中,不乏司法事务,但司法体系并未有独立的制度设置,大致可以说,司法是内附于行政之中。晚清时期,尤其在清末新政改革中,情况剧变,西方政体框架被移植到中国,法律制度与司法体系是其中重要一部分,而且格外引人注目。无怪乎,史学家柳诒徵感叹:“清季迄今,变迁之大,无过于法制。综其大本,则由德治而趋法治,由官治而趋民治,漩澓激荡,日在蜕变之中。而世界潮流,亦以此十数年中变动为最剧。吾民竭蹶以趋,既弃吾之旧法以从欧美之旧法,又欲弃欧美之旧法而从彼之新法,思想之剧变,正日进而未有艾。”随着清末修律变法和新式司法机构的设立,新式的现代法律职业者产生了。

 

现代中国的法律职业者,大体包括法官(审判官)、检察官、律师、法律研究者等,他们共同构成法律制度运行中“人”的部分。在这些法律制度运行的主体之中,司法官是关键部分。清末民国时期,在官方正式分布的法律、法规、公告中,对“司法官”与“法官”的称谓,很多时候是混用的。确实,“司法官”与“法官”两者在很多情况下是可通用的,但二者还是有所区别,“法官”是对审判人员的通称,无论审判人员的正式称谓为何(审判官、裁判官、推事、判事等),均可谓之法官,不包括检察人员;“司法官”指称范围较广,既包括法官——审判人员,也包括检察人员。故此,本书用“司法官”这一称谓,主要包括审判官(法官,当时一般称推事)和检察官两类司法人员。当然,由于研究关联,本书也会涉及其他法律职业者,如律师、法律研究者、法科毕业生、司法行政官员等相关人员。

 

从研究时段上说,本书上限为1906年,因为是年清政府推行官制改革,产生了现代意义上的新式司法机构和司法人员;下限为1928年,因为这年民国北京政府终结,中国进入国民党的党治时期。从1906年至1928年,除了清政府和民国北京政府之外,中国还存在多个政权,如南京临时政府、孙中山等人在南方建立的政权,这些政权统治区域的司法官,不在本书论说之列。易言之,本书主要以掌控中央政权的清政府和北京政府的司法官为研究对象。当然,很多历史上的人物、事件、制度是承续与流变的,很难说在某个年份戛然而止,故本书会根据研究对象的具体情况予以变通。

 

在中国现代政治史、法律史研究脉络中,以法律职业者之个体与群体为研究对象的专门著述,尚不多见。即使有所论述者,也多集中于静态结构方面,例如研究司法官群体者,多侧重于群体的人员组成、学历结构、地域分布等。本书除关注静态结构之外,更着力将其置于“变动时代”中加以观察,尤其关注政治变动(如政体改革、政权更迭等)对法律职业者之影响。近年来,学界已意识到历史研究中的主体不彰问题,即“人的隐去”,本书试图对此有所因应。法律职业者,虽以法律事务为职业,但其首先是“人”,历史进程中的个体与亲历者,他们对变动时代的法制变革有着自己的观察、体验与感受。这些其实已经成为中国现代法制、司法变革中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了,对治史者而言,不能不察。

 

有鉴于此,在法律职业者的相关研究过程中,本书力避只见制度、不见主体,只闻宏观论说、不闻微观个体声音之倾向,力求宏观与微观、结构与主体、群体与个体之平衡;同时,力图做到政治史、法律史、社会史、思想史之结合。从内容与篇章安排而言,本书从中国现代司法官产生的“旧”路径(刑官转换成为推事)与“新”知识(留日法科学生的养成),清末制度变革与司法官群体组合,清末法界领袖沈家本在民国元年的经历与感受,辛亥鼎革后司法官群体的分流与重组,民国北京政府时期法律界的交游网络与内外生态,时代环境变动与法律职业者个体选择等方面展开论述。大体而言,本书各章都有独特的核心史料和讨论话题,具有专题讨论性质,也能统摄于本书主题之下。如此篇章结构安排,意在既能保证专题讨论的深度,又能兼顾学术专著的统一性与整体性。

 

先贤云:“著述之难,史为最。”其实,今天的史学研究又何尝不是如此!在艰苦的史料查阅、爬梳之后,我们试图走进历史,与古人对话;然后又试图走出历史,作出诠释。实际上,这些都谈何容易。“历史的统一性在于,任何人试图叙述它的一小段,必定会感到第一句便扯破了一面无缝的大网。”西方法律史先哲的告诫,使我在历史研究中时刻保持小心谨慎,如履薄冰。

 

本书写作之始,我尚未及而立之年,转眼十多年过去了,如今付梓,我已年逾不惑。年齿徒增,学问无进!谋食京师,庸碌度日。在感慨唏嘘之余,自己深知:本书只是对该问题的阶段性解答,也姑且作为自己生命历程的一个交代与纪念吧!

 

戊戌年春于京师东郊隐心斋

 



上一篇:近代史所学术论坛2018年第8期活动预告 下一篇:“第五届抗日战争史青年学者研讨会”通知(第二号)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