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快讯>>最新消息>>正文内容
最新消息 【字体:

韩国国民大学文明基副教授在近代史研究所作学术讲座

作者:郭阳 文章来源:本站 更新时间:2018年10月21日

 

20181016日上午,韩国国民大学国史学科文明基副教授应中日韩三国共同历史研究中方委员会的邀请,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105会议室作了题为《保甲的东亚:20世纪前半东亚地区地方基层行政组织之整编及意义》的报告。报告由近代史研究所李细珠研究员主持,近代史研究所程朝云、冯琳、汪小平、侯中军、徐志民、高莹莹、马晓娟、卢树鑫、郭阳等研究人员及部研究生出席。

 

文明基副教授于韩国首尔大学取得博士学位,是韩国为数不多的专攻台湾史的学者,其关于殖民地台湾基层社会控制的研究成果颇为丰硕,在中韩两国学界均深获好评。

 

文明基先生注意到台湾日据时期基层控制系统——保甲制在日本的长期殖民统治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他以保甲制为研究对象,通过严密的史料耙梳,整理了台湾保甲、警察等基层行政组织的相关数据,并运用数量统计的方法直观地描述出殖民地台湾基层社会统治的样态。以对台湾的考察为基础参照,他更将视野扩大至伪满洲国、殖民地朝鲜、南京国民政府及日本本土,将此三国五地基层行政组织之相关数据进行横向对比,并就其异同展开深入分析,使得各自基层控制的特点更为凸显,也较全面地反映了日本在各地实施殖民统治时的不同考量。

 

在以革新为关键词的报告第一小节内,文明基对台湾总督府实施保甲制的过程进行了考察。自1905年起,台湾总督府便建立起总督府支厅街庄户的严密的殖民统治体系,基本完成了在数字上精确把控台湾地情,并将总督府的政策贯彻至最基层社会的体制。在保甲层面,日本殖民统治者选取具有相当资产与声望的地方精英,任命其为保甲役员,通过专卖卖捌人等制度提供经济诱因而成功地拉拢这些人服务于日本的基层统治。此外,经过回收民有铳炮而彻底清除私人武力的运动之后,台湾总督府建立起比例甚至超过日本本土的警察体系。1909年以后,这一规模庞大的警察体系将其职务范围从治安拓展到一般的行政事务,警察万能主义在与保甲制度的紧密结合中得以实现。通过对保甲制度财政效果的量化计算,文明基认为,台湾保甲制度成本虽然不低,但是实现了更加高效的基层统治,在整体上来看反而节省了经费,为日本的殖民统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报告第二节以逆输出为关键词,聚焦伪满洲国保甲制度的实态,对伪满统治下的基层社会控制进行了深入的分析。文明基指出,伪满的保甲制度在辅助警察治安的方面功能最为发达,而一般行政及经济功能则比较幼稚。从保甲役员构成来看,旧的支配阶级占据多数,伪满洲国亦容忍其保有私人武力,仅对其使用武力进行约束。另外,伪满保甲每保管辖人数达到19620人,与台湾的738人(1904年)、1068人(1936年)相比甚为宽泛。与之相对,按每平方公里警察费用计伪满为25日元,远远低于台湾的304日元,因此警力无法完全覆盖广阔的地域,警察的职务也不能与保甲相结合而扩展到一般行政业务。据此,文明基认为,伪满洲国的保甲制度因在资源投入方面远不及台湾,所以仅在治安方面取得部分效果。

 

在第三节中,文明基以复活为关键词对南京国民政府重建保甲的过程及其挫折进行了考察。以剿共的需要为背景,蒋介石政府着手构建警察保安队保卫团保甲四位一体的基层控制体系。但是由于国内内战及日本侵略的影响,国民政府虽对把握户口、壮丁等资源给予相当努力,但保甲的完成度仍然较低,并且几乎看不到保甲与警察之间的联系,至国民政府后期,保甲制度更接近于清代的运作形式。

 

报告第四节将视线转向朝鲜,以不在为关键词论述了朝鲜殖民统治下基层行政组织的实态。朝鲜没有实施保甲制度,所以文明基的论述主要集中于警察与一般行政的关联,就历年的平均数据来看,殖民当局用于警察的费用战时高于平时,对比朝鲜和台湾的数据而言,朝鲜战时的警察费用仅相当于台湾平时。台湾警察与一般行政工作达到了有组织的整合,但在朝鲜两者却划分截然。

 

在以上报告的基础上,文明基指出,殖民地台湾时期的保甲制度较清代的保甲有多方面的革新,其主要体现在警察机构实现了持续性、制度性的参与,地方精英亦在经济利诱下给予协助,并且警察与一般行政进行了深度整合这几个方面。与日本的基层行政组织相比,台湾的保甲制体现出与江户时代日本的自治组织相类似的特征,从这一意义上来讲,日本对台湾的统治相当于小型明治维新的说法也有其道理。从国家能力的角度来看,与朝鲜、伪满洲国相比,日据时期台湾的财政能力对基层高效渗透,纵贯上下的行政组织大幅提高了其实现政策的能力,甚至可以说殖民地台湾达到了当时“警察国家”的理想状态。

 

报告结束后,李细珠研究员对报告的内容进行了点评。李细珠指出,文明基先生以保甲这一基层统治模式为主体,对日据台湾、日据朝鲜、伪满洲国、南京国民政府及日本本土基层统治的复杂面相进行了综合比较,结构清晰,论证扎实,显示出很高的学术功力。他并就报告内容提出了是否可以确证南京国民政府重启保甲与日据台湾有关,沦陷区的汪伪政权可否加入比较等问题及建议。程朝云副研究员认为,台湾保甲制度的成功与其财政基础、经济发展水平有着密切的关联,台湾与朝鲜、伪满洲国的地域广阔程度也是其基层组织特征考察中有必要考虑的因素。卢树鑫助理研究员也从清代里甲与保甲的分工等方面谈了自己听完报告后的感想。在场的研究生也就保甲与原住民的关系等方面提出了多个问题,文明基副教授对此一一作答,双方交流深入而热烈,讲座取得圆满成功。

 



上一篇:杨奎松:毛泽东为什么要写《论持久战》? 下一篇:唐启华教授在近代史研究所作学术讲座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