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快讯>>最新消息>>正文内容
最新消息 【字体:

【讲座报道】宋怡明教授在近代史研究所作学术讲座

作者:卢树鑫 文章来源:本站 更新时间:2019年06月26日

2019624日上午,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学术论坛2019年第14期成功举办。美国哈佛大学东亚语言文明系中国历史学教授、费正清研究中心主任宋怡明(Michael A. Szonyi)教授,应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史研究中心、近代史研究所台湾史研究室的邀请,在近代史研究所作了精彩的学术讲演。讲座由台湾史研究中心秘书长、台湾史研究室主任李细珠研究员主持,来自所内外的学者与研究生共40余人聆听了本场讲演。

 

 

宋怡明教授

 

讲座之前,李细珠研究员向到场听众介绍了宋怡明教授。这是宋怡明教授首次到访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宋怡明早年毕业于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其后在英国牛津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现任美国哈佛大学东亚语言文明系中国历史学教授、费正清研究中心主任,是著名的明清及中国近代社会史研究专家,擅长利用历史人类学和田野调查方法研究中国东南地区的社会史。主要著作有:Practicing KinshipLineage and Descent in Late Imperial China(《实践亲属:帝制中国晚期的宗族与世系》),Cold War IslandQuemoy on the Front Line(《前线岛屿:冷战下的金门》),The Art of Being GovernedEveryday Politics in Late Imperial China(《被统治的技艺:帝制中国晚期的日常政治》)。

 

本场讲演,宋怡明教授从“前线岛屿:冷战下的金门”、“非对称论(asymmetry theory)与金门的未来”两个部分进行了报告。

 

 

宋怡明教授讲座现场(一)

 

在第一部分的报告中,宋怡明教授首先对为何选择金门进行研究作了说明。他指出,很多人觉得金门研究的题目很小而且没有意义,并且现在的金门岛看似处在边缘的地方。但是,在冷战时期,不论是从地理、思想还是军事的角度,金门岛都处在大陆与台湾对峙的中心,处在海峡两岸的前线。因此,宋怡明教授认为,对金门的研究是观察两岸关系史、世界冷战史的绝佳镜头。在地缘政治、国际关系史、冷战史、中美关系史等课题上,金门的研究广受瞩目,成果也不少。但是,学术界很少关心冷战时期金门岛上的居民生活、经历与反应。因此,以金门人的角度阐述金门历史中不为人知的面向,是宋怡明教授进行金门研究的动机之一。随后,宋怡明教授进一步从“军事化”与“地缘政治化”两个方向介绍冷战时期金门的社会变迁。

 

他指出,“军事化”是指一个国家加强作战或自卫能力的过程。同时,“军事化”的概念可以扩大为一个地区或社会,如何被军事制度和国家安全制度所控制;军事和国家安全的考虑,如何成为一个社会的标准以及其如何渗透到社会的各个方面。在金门,军事化的东西包括饼干、篮球、轮胎和老鼠。1950年代的台湾当局非常担心驻守金门的国民党士兵“叛逃”大陆,因此任何的漂浮物都成为重要的国家安全问题。对此,台湾当局采取的措施是对全金门岛的所有篮球和轮胎进行登记,并定期检查。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因台湾当局在金门实施高度“军事化”控制,大量军队驻扎金门,使金门岛上人口结构剧变,男女性别比例严重失调,导致不少畸形的婚姻,对金门民众生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冷战时期的金门,具有明显的“地缘政治化”的因素。宋怡明教授先以金门三民主义模范县的建设运动为例,指出1960年代台湾当局推行“三民主义模范县建设”运动,由地方政府主导在金门进行了很多水利、农业等方面的建设。模范县建设看似提高了金门老百姓的生活水平,但它主要的动机不在于此,而跟大陆的大跃进运动相关。蒋介石希望用金门的建设作为宣传,来打击甚至打死大陆的人民公社建设。因此,模范县建设运动表明金门的经济发展并不是为了金门本身的利益,而是军事化和地缘政治化的结果。在模范县建设运动的过程中,存在很多有趣的故事,如金门的灭鼠运动。他指出,台湾当局认为,金门老鼠众多,是当地居民不爱卫生引起的。实际上,根据宋怡明教授的调查,是因为金门岛上众多的防空洞内存放有大量的军粮,为老鼠的生存和繁衍提供了良好的环境。为了防止瘟疫的发生,台湾当局在金门整顿公共卫生,开展了灭鼠运动,规定每家每户每月都要上交老鼠尾巴。金门县实施的一系列消灭老鼠和卫生运动,目标是把金门居民改造成一群现代、文明、动员化的公民,但当局的动机却与老百姓生活的实际情况恰恰相反。老百姓于是采取各种对策来应付当局的政策。

 

此外,金门地缘政治化的变迁过程还表现在1970年代的“地下金门”建设运动中。他以金门公共卫生的地缘政治化为例,指出1977年金门建造花岗石医院的动因,主要不是金门居民的需求,而是由于台湾当局应对岛内民主运动,宣传“大陆威胁论”的需要。台湾当局一直宣称,金门花岗石医院的建设,是为了抵挡原子弹的直接攻击。但种种迹象表明,此时解放军并没有考虑在离厦门不到5公里的金门使用原子弹。因此,该医院的建设与应对原子弹的威胁并无直接关系。

 

 

宋怡明教授讲座现场(二)

 

在第二部分的报告中,宋怡明教授从非对称论(asymmetry theory)视野阐释他对金门的未来的思考。美国学者布兰德利·沃马克(Bantly Womack)在《非对称性与中国的朝贡体系》一文中,分析了14071427年明朝对越南战争失败之后重新恢复朝贡关系的原因,认为 “带有顺从性的自治是双方都能接受的”,此后两国关系在这种均衡状态下维持了400多年。文章的结论是,曾经的中国在处理与其小的邻国之间的关系中获得的经验教训,远比战国时的合纵连横或冷战时的两极格局更适用于中国当前的局势。宋怡明教授指出,尽管海峡两岸的关系,与中国和越南的关系完全不同。但在中国日益崛起的态势下,非对称性,已经成为目前中国与亚洲其他国家与地区之间主要的状态。无论从台湾和大陆的关系,还是金门和台湾的关系上看,金门均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地位。从结构的角度来讲,金门面临的挑战,与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有着相似性。在这个意义上,金门成为了新的前线。随后,他以金门的引水和赌场建设为例,介绍有关的各方出发点完全不同的考虑,并指出这对日常政治实践而言是非常好的一个研究点。

 

宋怡明教授的讲座内容丰富,思想深刻,与当下社会现实联系紧密。讲演结束后,李细珠研究员进行了简要的总结,认为宋怡明教授的研究从小处着手,但并不只是停留在对表面现象的叙述,而是以小见大,揭示了日常生活现象背后深刻的政治逻辑,使听众深受启发。在提问与讨论环节,与会学者就“华南学派”的历史人类学研究方法、近十年来金门的社会变化、金门人自身对与台湾及厦门不同的关系认知、冷战时期金门的“军事化”与民众婚姻生活等问题,向宋怡明教授进一步请教并进行讨论,气氛热烈。讲座取得圆满成功。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