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报刊投稿|中国历史研究网|中国历史研究院网 中国社会科学网
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快讯>>最新消息>>正文内容
最新消息 【字体:

【讲座报道】罗检秋研究员在近代史研究所作学术报告

作者:孙颖 文章来源:本站 更新时间:2019年10月21日

 

20191015日下午,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青年读书会与社会史研究室合办的学术报告会在后附楼会议室举行,罗检秋研究员作了题为《治学的家法与途径——关于<清代汉学家族研究>》的学术报告。报告由唐仕春副研究员主持,所内外20余位学者出席。

 

罗检秋研究员强调清代汉学作为民间学术的重要内容,它的传衍以家法为主要途径。书中的家法概念是指治学的宗旨、方法和途经,这一概念源于汉代的经学研究,一直延续至清代。罗检秋研究员结合清初庙堂理学向汉学的转变和汉学在民间学术研究中的脉络,以社会文化史的新视角探索清代学术的演变。

 

 

罗检秋研究员进而阐明自己研究清代汉学家族的几点考量:第一,清代汉学家族是民间学术传衍与官学互动的缩影。汉学家族在民间传衍后,影响到官学,民间学术不仅受官学引导,在民间士大夫之间的交流中也会影响到官学政策的调整。第二,汉学家族研究是走出分派研究困境、深化清学史研究的有益途径。地域分派和师承分派存在不合理;从梁启超、章太炎开始,汉学虽分吴派、皖派,但实质也是在家学脉络中得出的结论。第三,汉学家族体现了清代学术成就和民间学术的活力。 治儒经是一个比较难的工作,要把字、字的读音都搞得很清楚。刘师培说:“自汉学风靡天下,大江南北治经者以十百计。或守一先生之言,累世不能殚其业。”治儒经很多时候不是一个人、一代人能够完成的,而是要儿子孙子,不计功利地去完成这个事。第四,家学的传衍在汉学的传承中有特殊的意义。现在留下来的关于五经的考证著作及清代的整体学术成就,主要体现在各个家族对某一著作研究的累代成就中。

 

罗检秋研究员进一步指出清代汉学家法的主要内容。家法在汉代经学和清代汉学中的重要性和作用是不一样的。汉代治经学,符合家法者可出仕朝廷的专门职位,而清代汉学的家法主要依靠汉学家自己去体悟,不与朝廷有直接的关系。古文经学的家法与今文经学的家法存在差异。清代古文经学以吴县惠氏和高邮王氏为代表,惠栋独尊两汉经学,注重考证儒经的文字异同,又不失对意义的批判;惠栋的后学王鸣盛,最讲家法,认为儒者若不讲家法,学问难成大气候,而要想成为大儒的话,甚至要超越家法。今文经学以常州庄氏为代表,庄存与治经讲究“三统三世说”,如果不讲此,只讲考证,那就不合家法。相比于旧文经学讲考证,今文经学的家法讲意义更多一些。最后,家法重在先专后化,无论做何事情都要先专后变通,对于我们理解一般家法也很有意义。

 

最后,罗检秋研究员向年轻学人分享了自己从汉学家们的学术精神和著述生涯中得到的启发。与理学家多从仕途比起来,汉学家少出仕途的著述生涯更令人感动!其中江都汪氏——汪中,少年孤苦,书肆打工,但有才有个性,成年后考证儒经中“三”和“九”此类数字,对“守孝三年”等时间概念提出了新的解读,并存经世思想,认为守寡之人可事手工,死后也应进祠堂受人尊仰。他的儿子汪喜孙,整理父亲著作,学问上虽不及父亲,但功名高于父亲,他关注社会孤寡福利,在乾嘉时期有较大的影响。宝应刘氏——刘宝楠、刘恭冕父子,子承父业,共同完成了《论语正义》,反映了儿子对父亲学问的继承。而他们身上置重学术、淡泊利禄,刻苦治学、锲而不舍,平等立言、和而不同的学术精神,更是值得当代学人学习!

 

报告会上,与会学者围绕清代汉学家族研究,以及从汉学家法视角研究学术社会史展开讨论。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