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报刊投稿|中国历史研究网|中国历史研究院网 中国社会科学网
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快讯>>最新消息>>正文内容
最新消息 【字体:

哥大口述史音频上线,顾维钧、孔祥熙等人珍贵录音带重见天日

作者:陈熹 张昊苏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30日

数十年来这些磁带一直堆积库房,乏人问津。直到最近哥大获得梅隆基金会的一项资助,全面将校内各馆旧藏声音及影像文件数字化保存,中国口述史的录音带这才重见天日,大放异彩。

 

凡留意中国近现代史的人,都知道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图书馆中藏有一份“中国口述史”资料。这项工作由哥大发起,自1958年到1976年,有计划地采访中国近现代史上的风云人物,留下十六人的传记,成为近现代历史研究的基本资料。今年(2020)五月,哥大珍本手稿图书馆口述档案部(Oral History Archives at the Rare Book and Manuscript Library)完成了当年中国口述史采访录音的数字化整理,现在音频文件已经在哥大数字图书馆网站公布,供全球研究者利用。

 

笔者在哥大求学五年,做实验之余常到图书馆闲逛,因稍稍留意其馆藏故旧,访看前人遗迹,于此中国口述史资料颇为熟悉。录音整理既成,哥大尚因疫情封校,东亚图书馆馆员知余素来关心,特发邮件相告。笔者大喜之外,深觉录音意义重大,又念尝见国内学者涉远来访,难得门径,故愿稍为敷叙,将中国口述史录音整理的原委、现状、使用方法与重大意义,为诸君作一介绍。

 

哥大中国口述史

 

哥伦比亚大学所存中国相关口述史主要有四种:一曰中国口述史工程及其档案收藏(Chinese Oral History Project collection),二曰台湾中央研究院近代史工程及其收藏(Academia Sinica Institute of Modern History Oral History collection),三曰中国传教士口述史(China Missionaries Project collection),四曰张学良口述史及其档案收藏(Peter H.L. Chang or Zhang Xueliang Oral History collection)。本文所称的中国口述史单指第一种。

 

哥伦比亚大学与近现代中国关系匪浅,历史上许多大人物都曾在哥大求学。1950年代以后,中国旧日许多政治与社会要人避易海表,此番又回到纽约。1957年,哥大从事东亚研究的教授韦慕庭(C. Martin Wilbur1908-1997)看准时机,参照内文斯(Allan Nevins1890-1971)领衔的美国口述史工作,酝酿开展一项中国口述史工程,对这些人进行记录采访。正好当时在哥大经济系任教的教授何廉,是前南开大学代校长,又曾在国民政府的中央设计局任职,交接九流,声望卓著。韦慕庭教授于是拉何廉一起,韦氏统筹学术,何氏擘画人事,纠合当时校内中国史专家,自1958年始,到1976年止,为16位重要历史见证人作出口述史及传记[1]

 

今将这16位受访者主要履历,及受访相关文献在中国之出版情况简介如下:

 

张发奎(1896-1980),1912年加入同盟会,北伐期间任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军长,抗战期间历任第八集团军总司令、第四战区司令长官、第二方面军司令长官等,参与淞沪、武汉、桂柳等会战。1949年任国民党陆军总司令,旋辞职寓居香港。1965年受访。(《张发奎口述自传》,张发奎口述;夏莲荫访谈及记录;胡志伟翻译及校注,当代中国出版社2012

 

陈光甫(1881-1976),民国时期著名银行家,创办上海商业储蓄银行,抗战期间受国民政府委任赴美借款。1954年以后定居台湾。1961年受访。陈氏日记分藏上海档案馆及哥大,现已整理出版(邢建榕,李培德编注,上海书店出版社,2002),不过口述访谈资料尚未出版,惟邢建榕《陈光甫和<陈光甫日记>》等文有所介绍。

 

陈立夫(1900-2001),国民党重要政治人物,曾任国民政府教育部长、立法院副院长等。1951年去美国,1969年以后返台湾定居,1968年受访。

 

蔡增基(1890-?),1915年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归国历任国民政府财政部金融管理局局长、铁道部管理司司长、国民政府建设委员会秘书长等,于铁路交通等领域颇有贡献。蔡氏1970年受访,初将回忆录交与哥大,后又接受口述访谈及书信访问,遂有《蔡增基回忆录》(My China Years1911-1945Practical Politics in China after the 1911 RevolutionPeninsula Press1973中文版《蔡增基回忆录》,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

 

何廉(1895-1975),著名经济学家,归国后创设南开经济研究所,倡导研究中国经济实际情况,并编制多种指数。曾任国民政府经济部常务次长、资源委员会代理主任、国民党中央设计局副秘书长等职,主持经济改革。1949年以后任哥大经济系教授,1966年受访,其口述自传已有中文译本。(《何廉回忆录》,中国文史出版社,1988

 

胡适(1891-1962),近代著名学者、思想家、社会活动家,新文化运动领袖,曾任北京大学校长、中国驻美大使等。1958年受访,《胡适口述自传》名闻遐迩,人所共知,兹不赘述。

 

黄沈亦云(1894-1971),沈秉钧之女,黄郛之妻。辛亥时组织上海女子军事团,与黄郛结婚后,随黄氏参加众多政治活动,闻见颇多,亦富争议。1950年以后赴美。1962年受访,其《亦云回忆》由唐德刚协助整理,涉及家世、丈夫及个人之生活(传记文学出版社1971;岳麓书社2017),不过口述内容亦有不同,出版时即已声明。

 

顾维钧(1888-1985),著名外交家,于哥伦比亚大学硕士毕业后,归国从事外交工作,出席巴黎和会、华盛顿会议、旧金山会议等,1957年以后任海牙国际法庭法官、副院长。顾氏回忆录篇幅极巨,且具有重要史料价值。英文稿达一万一千页,持续十六年之久(1960-1976),中译本十二巨册出版后引发热潮,亦久为学界所熟知。

 

孔祥熙(1880-1967),近代著名银行家、政治家,曾任国民政府行政院长兼财政部长,主理国民政府财政。1948年赴美定居,1958年受访。

 

李汉魂(1894-1967),国民革命军时期即在张发奎麾下,抗战期间任六十四军军长,因击败土肥原部受勋。1949年任总统府参军长,后随李宗仁赴美国。1962年受访。

 

李璜(1895-1991),历史学家、政治家。宣传国家主义,创中国青年党,九一八事变后发起并参与长城抗战等抗日活动。1949年以后定居香港。1972受访,其《学钝室回忆录》(传记文学出版社,1978)早已出版,然口述资料尚未经详细挖掘。

 

李书华(1889-1979),著名物理学家、科技史学家、教育家,先后任中法大学校长、北平大学区校长、教育部长等。1961年受访。其《李书华自述》(湖南教育出版社,2009)为其在台湾《传记文学》杂志发表之文章选集。

 

李宗仁(1891-1969),国民党桂系首领,抗战期间指挥徐海会战。1948-49年当选中华民国副总统、代总统,旋去职赴美,1965年返回北京定居。1961年受访,由唐德刚整理之《李宗仁回忆录》,亦久为人所共知。

 

蒋廷黻(1895-1965),哥伦比亚大学历史学博士,归国后任教南开大学、清华大学,犹以近代外交史研究闻名。后与胡适创立《独立评论》,出任中国驻苏联大使、行政院政务处长等。1965年受访,其口述回忆现已中译出版。(传记文学出版社,1979;岳麓书社,2003

 

左舜生(1893-1969),与李璜同为中国青年党首脑、与蒋廷黻同为中国近代史研究名家。早年与毛泽东等人发起少年中国学会,长期倡导抗日战争统一战线,任国民参政会主席团主席。1949年以后任教香港新亚书院等校,1961年受访。

 

吴国桢(1903-1984),周恩来南开中学时期同窗,任国民政府外交部政务次长、中央宣传部长、台湾省政府主席等职。1962年受访,其口述内容已译为中文。(《从上海市长到台湾省主席吴国桢口述回忆 1946-1953》,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

 

中国口述史工程采访时,中英文兼用,由录音机现场录音,而后转写翻译成英文文字稿,由工作人员与受访者一道反复订正。哥大还鼓励受访者捐出一些档案资料,作为口述史的补充,所藏亦蔚为大观。现在,中国口述史的英文打印清稿(transcript)与档案(archive)都收藏在哥大巴特勒图书馆(Butler Library)六楼的善本手稿馆(Rare Books & Manuscript Library)中。各界人士无论是否在哥大求学工作,均可在哥大图书馆网站(https://library.columbia.edu/)以受访人姓名加“Chinese oral history”“reminiscence”为关键字查询预约,并到馆内直接翻看这些清稿与档案的原件。以何廉档案为例,除去其自传,其档案共有两大箧:中有一册1946年的英文清稿《战后第一期中国经济建设五年计划》(First Five-Year Program for China’s Postwar Economic Development)、一册1946年的中文装订稿《物资建设五年计画草案(提要)》(上印极机密)、两张何廉受访时的照片、何廉讣告报纸、以及何廉打印或手写的多通书信。

 

这批口述史的传记与档案自上世纪起已为国内学者注意,杨天石(1998)、王成志(2007)等学者已有详细介绍,本文不赘述。值得一提的是,韦慕庭与何廉原本计划采访的名单更长,实际进行采访的也不止此十六人,但其余的并未最后完成,其中原因还待考察。韦慕庭曾在私人信件中向人介绍:有时受访者所说太过离谱,屡正屡偏,访问就不得不终止,这可能是废弃一些访谈的原因。另外,宋子文的访谈也不见踪影,或有当事人机密考虑,亦未可知。

 

口述史录音的整理与使用

 

那么这些口述史的珍贵磁带又是如何保留至今的呢?

 

此次口述史整理的负责人之一哥大东亚图书馆档案员黄颖文女士(Y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