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报刊投稿|中国历史研究网|中国历史研究院网 中国社会科学网
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专题栏目>>马克思主义与史学研究>>正文内容
马克思主义与史学研究 【字体:

杨龙波、季正聚:历史虚无主义的流变逻辑及其新表现

作者: 文章来源:《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18年第4期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2日

作者简介:杨龙波,上海师范大学知识与价值科学研究所;季正聚,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

 

内容提要:历史虚无主义不是线形单向的发展逻辑,它在否定资本主义中萌芽、在否定社会主义中形成。历史虚无主义是苏联剧变和苏共垮台的重要催化剂。新时期,历史虚无主义的渗透方式更为隐蔽。它打着“学术研究”的幌子,以“重新评价”为名,歪曲中国近现代革命历史、党的历史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在文学创作领域,它以娱乐化的方式丑化党的领袖,戏说人民英雄,为反面历史人物翻案;在日常生活领域,它以新媒体为手段,虚构个体历史记忆,消解国家民族历史。因此,我们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加强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研判,要善于用法律手段遏制历史虚无主义对人民英雄的诋毁,同时运用新媒体讲好“中国故事”,这样才能克服历史虚无主义带来的危害。

 

关键词:历史虚无主义流变逻辑 苏共垮台

 

标题注释:本文系2012年度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中青班专项课题发展的文化权利”(项目编号:2012FKS001)的阶段性成果。

 

近些年来,历史虚无主义一直受到人们的关注。历史虚无主义已经连续十年被人民网评为“年度十大社会思潮”。在新时期值得注意的是,历史虚无主义以更为隐蔽和“软性”的传播方式和渗透手段出现在社会文化生活各个领域,对其危害我们不能掉以轻心。本文力图进一步厘清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发生脉络、流变逻辑,揭示其当下的新表现,剖析其危害性。

 

一、历史虚无主义的历史流变

 

历史虚无主义的历史流变,指的是它随着时间的发展演变的过程。作为一种错误的社会思潮,它不是线形单向的发展逻辑,而是随着一定的社会经济发展的变化,呈现出不同的表现方式。

 

()历史虚无主义在否定资本主义中萌芽

 

19世纪与20世纪之交,资本主义由自由资本主义阶段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过渡,这一时代的特征正如《共产党宣言》所谈到的那样:生产的不断变革,一切社会状况不停的动荡,永远的不安定和变动,这就是资产阶级时代不同于过去一切时代的地方。一切固定的僵化的关系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素被尊崇的观念和见解都被消除了,一切新形成的关系等不到固定下来就陈旧了。一切等级的和固定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一切神圣的东西都被亵渎了。”①资本主义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还原为物与物之间的关系,在经济上将现代化过程中发展出的工商业与作为传统产业的农业之间的关系进行割裂,造成现代与传统之间的断裂。面对这样的发展逻辑,以尼采、海德格尔等为代表的西方学者开始质疑资本主义现代化发展过程中的物化特征,反思启蒙运动以来的理性主义,颂扬非理性主义的作用,从而出现否定资产阶级的倾向。

 

西方文化语境中并没有“历史虚无主义”,“虚无主义”是用来反对资本主义现代性危机的。最早使用“虚无主义”一词的是德国哲学家弗里德里希·海因里希·雅各比(Friedrich Heinrich Jacobi),他在1799年《给费希特的信》中批评康德哲学必定会陷入虚无主义。之后,俄国作家屠格涅夫在《父与子》中塑造了巴扎罗夫式的虚无主义者。虚无主义这一词语逐渐被大家熟知。对虚无主义真正进行深刻论述的西方哲学家是尼采和海德格尔。尼采明确而深入地论述了虚无主义,他用上帝死了揭露了西方虚无主义的事实,认为虚无主义是对最高价值和理想的废黜;而海德格尔则以“存在是存在着的存在”使存在论虚无主义在对意义的整体拒绝中获得界定,从而使历史领域产生了严重的虚无主义,历史虚无主义开始萌芽。

 

在历史上,虚无主义集中表现在对待传统文化遗产不作具体分析地全盘否定,这种对事物不作具体分析,无原则地、任意地否定一切的思想倾向和社会思潮,蕴含着历史虚无主义的内核,是虚无主义在历史观上的现实表现形式,体现了西方现代化过程中的必然结局,反对的是资本主义本身。正如海德格尔所说,这种萌芽“从其本质上来看,毋宁说,虚无主义乃是欧洲历史的基本运动。这种基本运动表明这样一种思想深度,即,它的展开只还能引起世界灾难。虚无主义乃是被拉入现代之权力范围中的全球诸民族的世界历史性的运动”②。

 

()历史虚无主义在否定社会主义中形成

 

学者赵曜、马龙闪等认为,“历史虚无主义”最早出现在苏联,是苏共垮台和苏联解体的催化剂。历史虚无主义由原来否定资本主义转向否定社会主义。

 

在苏联解体以前,戈尔巴乔夫提出“民主化”和“公开化”,批判和否定斯大林,否定国家工业化、农业集体化,甚至否定卫国战争中党的领导作用。当时,苏联很多文章将矛头对准苏共及其历史,最终将矛头指向人民,提出要与“不光彩的历史彻底告别”③。这些文章还以“重新评价历史”为名,歪曲、否定苏共领导下的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的历史,进而否定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苏共党内外的思想混乱,也为国外敌对势力分化苏联、瓦解社会主义制度提供了可乘之机。习近平在谈到苏联解体时指出:“苏联为什么解体?苏共为什么垮台?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十分激烈,全面否定苏联历史、苏共历史,否定列宁,否定斯大林,搞历史虚无主义,思想搞乱了,各级党组织几乎没任何作用了,军队都不在党的领导之下了。最后,苏联共产党偌大一个党就作鸟兽散了,苏联偌大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就分崩离析了。这是前车之鉴啊!”④

 

东欧剧变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暂时处于低潮。当时,国际上出现了“历史终结论”、社会主义“失败论”、马克思主义“过时论”、共产主义“渺茫论”等错误观点,一股否定一切革命、鼓吹改良的历史相对主义在欧美史学界泛起。由此,一些历史学家开始攻击十月革命和苏联社会主义建设,否定十月革命所开辟的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鼓吹资本主义现代化道路,历史虚无主义成为西方反共势力的意识形态工具。

 

 ()历史虚无主义在中国的发展

 

关于历史虚无主义在中国产生和重新泛起的时间,学界尚无统一的看法。按照笔者的理解,历史虚无主义在中国的发展有一个过程。鸦片战争、甲午战争以后,中国面对列强的坚船利炮屡受挫败,山河破碎,一些人失去了文化自信。20世纪20年代,一股激进的全盘否定自己的思潮产生,主张全盘西化。在30年代初东西方文化论战期间,当时的历史虚无主义与否定民族文化的全盘西化相联系,其典型代表是陈序经的一刀断根论和胡适的中国百事不如人论,他们认为中国要发展就必须割断和抛弃一切传统文化,实行全盘西化,一切照搬西方的道路。这一时期,民族虚无主义与历史虚无主义通用。民族虚无主义是历史虚无主义的特殊表现形式,反映了近代中国一些人为拯救民族危亡、自强图存的民族主义情怀。“文化大革命”期间,否定传统文化、打碎一切的思潮盛极一时。

 

“历史虚无主义”一词是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共产党在对意识形态领域社会思潮正确研判的基础上提出的一个特定的政治概念。⑤这一阶段,历史虚无主义的内涵也经历了一个演变过程。在“文化大革命”结束后的一段时期内,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批判主要是批判“文化大革命”期间否定传统文化的极“左”路线。陈云在对“四人帮”的极“左”路线进行批判时第一次使用了“历史虚无主义”一词:“闭目不理有几百年历史的传统书,是一种历史虚无主义。”⑥

 

改革开放以后,历史虚无主义的矛头转向对党的历史和传统文化的评价问题。在改革开放初期,一些人从纠正毛泽东同志晚年的错误走向“全盘否定毛泽东同志的历史地位和毛泽东思想”。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尤其是东欧剧变以后,一些人以反思“文化大革命”为名,逐渐掀起了持续不断的“非毛化”思潮,从纠正“文化大革命”的“左”的错误走向“纠正社会主义”,认为中国不该“过早地搞社会主义”,而应该让资本主义充分地发展,所谓“一切的社会主义历史都是不存在的、是错误”。此外,历史虚无主义者还从诋毁新中国取得的伟大成就,发展到否定中国革命的历史必然性;从丑化、妖魔化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和建设的历史,发展到贬损和否定近代中国一切进步的、革命的运动;从刻意渲染中国人的落后性,发展到否定5000年中华文明;等等。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已经发展为通过否定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和中国走向社会主义的历史必然性,进而否定中国共产党执政合法性的错误思潮。

 

二、历史虚无主义的现实新表现

 

近年来,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得到有效遏制,但并未偃旗息鼓,而是从赤裸裸的硬性攻击转向柔性渗透,依托文艺作品、凭借网络平台进行表达,从学术研究走向日常生活,从专业知识分子走向普通大众,浸润了多个领域,呈现出多种新特征。这种转向模糊了它固有的政治主旨和价值取向,隐蔽了其实质,其软性和隐性的特点给研判和辨析工作带来了难度。

 

()转向学术研究领域,以重新评价为名,歪曲中国近现代革命历史、党的历史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常以“学术研究”“理论创新”等名义,通过所谓“反思历史结论”“创新中国近代史研究”,用学术化的语言,对中国近现代革命史、党的历史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进行重新评价和研究,模糊学术问题和非学术问题之间的标准,营造“无关政治”“无关意识形态”的假象,企图迷惑人心。

 

第一,“虚无”马克思主义学说。一些历史虚无主义者打着重新“研究”历史的幌子,把马克思主义指导的历史认识体系当做教条主义的历史虚无主义来批判,并提出“马克思主义也是历史虚无主义”“资本主义终结历史论”“马克思主义所阐明的历史发展规律不过是基督教的历史图式”等论调,⑧反诬马克思主义是“极端的历史虚无主义”。其实,这种论调不过是英国哲学家卡尔·波普尔(Karl Popper)关于历史虚无主义的旧调重弹。熟知波普尔的学者都了解,当时他的这种攻击有着十分鲜明的政治指向,连他本人也毫不隐瞒,这个观点在其《历史主义的贫困》一书中可窥得一二。他在题词中写道:本书为“纪念各种信仰的或各个国家或各种族的无数男女,他们在历史定命的无情规律之下沦为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受难者”⑨。特定的批评不能代替一般的批判,这不过是企图通过“理论创新”对马克思主义进行歪曲和攻击。

 

第二,以偏概全的逻辑研究方法。在历史学研究中,一些人通过对一些过去受到批判的历史人物如李鸿章等的研究,发现他们也曾做过一些有益的事情,以此就推断得出李鸿章等人是近代历史的“民族英雄”这样的“创新结论”。这类滥用史料分析法、以微观层次的细节解释宏观层次的历史进程,或者局限于用某一类特征分析和阐释各种复杂的历史事件和人物的做法既不符合历史事实,也违背了学术创新应该遵守的诚信原则。此外,为了得出与预设的研究目标相一致的结论,一些历史虚无主义者就重点论证符合结论的事例和片段,甚至扩大证据使用范围,以得出预设结论。例如,为了拔高民国的评价地位以达到贬损中国革命的目标,他们就大力渲染民国时期大学的学术自由、国民党对大学教授的尊重和优待,而对国民党控制高校、残害进步学者和学生只字不提……这类颠倒是非、歪曲历史的现象,都是虚无主义的最新表现。

 

 ()转向文学创作领域,以娱乐化的方式,丑化党的领袖,戏说人民英雄,为反面历史人物翻案

 

历史虚无主义采用符合大众心理和娱乐习惯的文化消费形式,不顾历史真实而随意编排杜撰,把核心观点转化为夺人眼球的通俗文字或感性的艺术形象,通过影视作品、通俗小说和网络段子等文艺表现方式,使人们在不知不觉中受到蒙蔽,其价值和问题指向变得更为隐晦,难以辨别。

 

第一,绞尽脑汁挖掘反面历史人物的“文化细胞”。历史虚无主义者以文化为突破口,深挖如西北军阀马步芳、汉奸汪精卫等“历史罪人”身上所谓的“文艺细胞”,给人一种“原来他还有这种才能”的认知形象。在历史虚无主义者的描绘下,马步芳被美化为“环保先驱”“抗日英雄”,汪精卫更是被塑造成文学修养出众、书法艺术了不得的“艺术家”,其书法作品也被拍出高价。历史虚无主义者还在网上发布汪精卫的书法作品,并称“人品与作品无关”,这种做法缺乏最起码的民族道德底线,缺乏美与丑、善与恶的基本标准,值得警惕。历史虚无主义者对马步芳、汪精卫的罪恶只字不提,妄图将其美化为对文化事业作出贡献的历史人物,模糊了价值观和是非观。

 

第二,千方百计攻击党的领袖和人民英雄。历史虚无主义在虚无中国革命史时,习惯于利用重要历史事件的纪念节点,把主要目标锁定在党的领袖和人民英雄上。以各种低俗的文化创作抹黑人民英雄,是历史虚无主义文艺形态的重要形式。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雷锋等英雄人物成为肆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