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报刊投稿|中国历史研究网|中国历史研究院网 中国社会科学网
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专题研究>>思想史>>正文内容
思想史 【字体:

姚 海:从概念变化的视角理解19世纪俄国革命运动

作者: 文章来源:《俄罗斯研究》2018年第5期 更新时间:2019年08月27日

摘要:19世纪中后期俄国革命运动的发展演变中,以及对其认识和研究的过程中,形成了一些用以指称其不同流派或概括其整体性质的名词概念。在实际使用这些名词概念处理革命运动史的具体问题时,应研究理解这些名词概念自身形成、发展和变化的历史,明确其内涵和外延,并厘清其相互关系,尽量客观地反映这一时期革命运动的基本面貌和发展趋势。

 

关键词:

19世纪俄国革命运动/革命民主主义/虚无主义/俄国雅各宾主义/民粹主义/俄国革命激进主义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19世纪俄国革命激进主义研究”(项目批准号:10BSS017),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俄国通史”(项目批准号:11&ZD134)的阶段性成果。

 

19世纪50-80年代俄国革命运动的历史中,以及对这个历史进行研究的过程中,产生了一系列名词概念,用以指称其不同阶段的不同派别,或概括其基本趋势和整体特征。这些名词概念都有其自身发展变化的历史,同时又互有交叉,存在某些重合。按照美国学者格里森(Abbott Gleason)的说法,这是一个名词概念的丛林,很容易陷于其中而迷失方向。①事实上,学界在使用相关名词概念解释这一时期俄国革命运动不同阶段、各个流派或总体面貌、共性特征的时候,经常存在模糊或混淆其内涵和外延的情况,从而对认识这一时期革命运动的历史造成困难和疑惑。本文从相关主要名词的历史和概念发展的角度,探讨19世纪中后期俄国革命运动的发展进程、本质特征、内部派别及其相互关系,以期更加确切和全面地理解激进革命运动及其对俄国历史的影响。

 

革命民主主义(революционный демократизм)

 

“革命民主主义”,是19世纪60年代俄国进步思想界对农民改革前后出现的激进革命思想流派的较早称呼。在很长时间里,更经常得到使用的是“革命民主主义者”(революционные демократы)和“革命民主派”(революционная демократия)这两个术语。

 

19世纪60年代初,在进步刊物《俄国言论》上开始出现“革命民主主义者”这个词组。激进知识分子舍尔古诺夫在《俄国言论》上发表的文章中,以此来指称那些热衷于空想社会主义以及与之相连的人民革命思想的人。《俄国言论》杂志的工作人员认为,他们自己就是舍尔古诺夫文章中所说的“革命民主主义者”。②列宁后来也经常使用“革命民主主义者”这个称呼。

 

苏联学术界一般认为,革命民主主义的思想产生于19世纪40年代;到1850-1860年代,形成了俄国社会政治思想中的一个重要流派——“革命民主派”。据16卷本《苏联历史百科全书》的定义,革命民主主义融合了乌托邦社会主义和农民革命思想,把农民革命视为消灭农奴制度的手段,认为农民是革命的主力,俄国在通过农民革命消灭农奴制后可以不经资本主义发展、通过农民村社走向社会主义。③俄国思想家别尔嘉耶夫认为:“在本质上,革命民主主义是与一切文明文化生活中、一切国家与社会生活中的等级基础相对立的。”④

 

但在使用“革命民主主义”这个概念具体处理19世纪中后期革命运动历史的时候,苏联时期很多史学论著经常将其涵盖1840-1880年代中期的主要革命派别组织及其代表人物。他们认为革命民主主义者的主要代表人物,在1840年代末至1850年代是别林斯基、赫尔岑、巴枯宁、奥加略夫;在1860年代是车尔尼雪夫斯基、杜勃罗留波夫、比萨列夫及其追随者;在1870-1880年代是革命民粹派。这个名单表明,在实际使用“革命民主主义”概念时,其基本定义被忽略了,它几乎被等同于19世纪中后期整个革命运动。当代俄罗斯学者叶辛指出,革命民主主义成了一个筐,各种观点都被解释为革命民主主义,都装进了这个筐。⑤

 

实际上,俄国革命运动的上述著名代表人物或派别虽然都主张通过革命来改变现实,但在对未来俄国革命性质的认识、对革命所要达到的目标的理解以及对革命策略的主张上,是存在重大差异的。把他们不加区别地纳入“革命民主主义者”之列,明显是不合适的。

 

赫尔岑、车尔尼雪夫斯基、巴枯宁和拉甫罗夫等人,是渴望通过农民革命对俄国社会进行“村社社会主义”改造的空想社会主义革命者,把他们称为革命民主主义者符合“革命民主主义”的一般定义。但是,把别林斯基、比萨列夫等人也视为“革命民主主义者”就非常勉强。当代俄罗斯学界有一种意见认为,别林斯基、比萨列夫等人是反对封建主义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支持者,而并非俄国农民革命和村社社会主义的主张者,“革命民主主义者”这个称呼对他们是不合适的。在理论上,别林斯基、比萨列夫都独立于以俄国村社社会主义为基础的“革命民主主义”。在他们看来,共和制结构是走向社会主义的历史阶梯,俄国必须完成这个在英国、法国和瑞士等已经完成的任务,而达到这一目的只能通过反对专制制度和等级制度的民主革命。他们与空想社会主义革命者的共同点是都主张以革命方式实现俄国社会变革,但是他们的革命性具有自己的个性特点,正是这种个性特点使得他们在根本上不同于赫尔岑等“革命民主主义者”。⑥

 

这个观点是有事实依据的。苏联时期,对于别林斯基这样极为重要而又复杂的人物的认识和评价是比较片面的,只是强调其思想发展过程中曾经有过的信奉暴力革命和空想社会主义的阶段,而忽略其最终转向资产阶级自由主义并主张通过自上而下的革命性变革来改造俄国的事实。⑦当代俄罗斯学者叶尔梅切夫在系统分析别林斯基的论著书信之后明确指出,别林斯基“不是革命民主主义者……他是19世纪30-40年代的俄罗斯爱国者、启蒙者。”⑧至于皮萨列夫,他根本就没有在俄国村社社会主义中看到俄国的前途,相反认为俄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和无产阶级的产生,是不可避免的历史性现象。他也不相信农民能够独立地解放自己和建设自由的社会,并断言在俄国还不具备革命的条件。他认为主要的任务是捍卫和宣传社会主义的思想,并提出了走向社会主义的“化学道路”,即社会通过渐变、提高生产力、对人民的启蒙和不断提高其福利,分阶段地转变为自由和公正的社会。⑨

 

此外,俄国革命民粹主义运动中的某些派别和人物,也是很难被定性为“革命民主主义”的,因为他们的思想与革命民主主义的基本定义相去甚远。以特卡乔夫为代表的密谋派,完全就没有打算通过农民革命的方式来实现自己的目标,而是始终坚信并鼓吹以密谋、暴力和恐怖来实现自己的乌托邦理想。1879年成立的民意党为自己确定的基本任务,是实施以刺杀沙皇为最终目标的革命恐怖;其核心主张是革命恐怖主义,而不是革命民主主义。

 

如果以实际发生的历史事实为依据,革命民主主义只是1860年代俄国革命运动中的主要倾向之一。当然它不是孤立的现象,其思想渊源可以上溯到赫尔岑的村社社会主义和农民革命思想,对日后的革命民粹主义运动也产生了影响。

 

20世纪90年代以来俄罗斯学术界对“革命民主主义”概念及其适用性问题进行的深入讨论,“反映了对19世纪革命运动的研究所秉持的现实、认真和诚实的态度。”⑩目前国内学界几乎还没有注意到俄罗斯学界对此问题研究的深化和认识的更新,但这种变化应该受到重视,因为正确解释和定义革命民主主义,是全面理解19世纪中后期俄国革命运动复杂性的必要前提。

 

虚无主义(нигилизм)

 

虚无主义是1861年改革之后出现的一种社会思潮,并很快发展为激进革命青年的运动。在时间上,虚无主义与革命民主主义基本上同时存在,但与作为社会政治思潮的革命民主主义不同的是,虚无主义在最初几年主要是一种影响更为广泛的社会文化思潮和运动。虚无主义最本质的内容,是对现存的一切持绝对否定的态度。

 

虚无主义这个词早在19世纪20年代末就出现在俄国出版物中。作家纳杰日金在1829年发表于《欧洲通报》的题为“一帮虚无主义者”的文章中,在否定和怀疑的意义上使用了“虚无主义者”这个词,将虚无主义作为“空虚”、“无知”的同义词。据文学批评家阿波隆·格里戈里耶夫回忆,纳杰日金当时使用的虚无主义这个词,还完全没有后来屠格涅夫在《父与子》中赋予这个词的意思,而只是用它来指称那些什么都不知道、在艺术和生活方面没有任何基础的人。(11)

 

1858年,喀山大学教授别尔维在其题为《对生命开始和结束的观点的心理学比较》一书中,把“虚无主义”作为怀疑主义的同义词使用,把那些否定任何现实生活的人称为“虚无主义者”。而杜勃罗留波夫在《现代人》1858年第3期上撰文评论别尔维这本书时,也用到了虚无主义这个词。在19世纪50年代末,这个词还没有流行。(12)

 

1861年,保守主义政论家、文学评论家卡特科夫提出,“虚无主义”这个词的含义类似于“唯物主义”。他在一些辩论性文章中对虚无主义所做的定义,与稍后屠格涅夫对这个名词的理解基本一致,即把虚无主义解释为强硬的否定立场、主张为破坏而破坏、嘲笑有教养有文化的人所珍视的一切、讽刺俄国生活中所有进步的表现、缺乏任何正面观点的否定一切的理论。(13)

 

屠格涅夫在其著名小说《父与子》中,用“虚无主义者”来称呼他塑造的人物巴扎罗夫,并借小说中人物之口为虚无主义者下了定义:“他们不顺从任何权威,不接受任何原则,不管这些原则是如何受到尊重。”(14)

 

《父与子》产生了巨大的社会影响,也使得虚无主义这个词迅速流传。当时的著名文学评论家斯特拉霍夫指出,《父与子》最大的成功之处,就是“虚无主义”这个词,无论是这个词所代表的东西的反对者还是赞成者,都毫无异议地接受了这个词。(15)从《父与子》这部小说流行开始,“虚无主义”被普遍用来称呼准备和实行大改革时期的社会思潮,而“虚无主义者”则被用来称呼那些被认为是“六十年代的人”的俄国青年。

 

在俄罗斯文学中,出现了一系列虚无主义者的形象。冈察洛夫的小说《悬崖》中的伏洛霍夫具有否定一切的特点和庸俗唯物主义的毛病,反映了当时无论在首都还是在外省“都已越来越经常出现的否定或者虚无主义的症候”。列斯科夫、克留什尼科夫、阿维纳里乌斯等作家在描写“虚无主义者”时,把所有否定性色彩都集中在一起,使这个名词具有了明显的负面的含义。

 

车尔尼雪夫斯基发掘了虚无主义的积极、肯定的方面。1862年下半年,他在监狱中写出《怎么办》这部长篇小说,并于次年刊登在《现代人》杂志上。小说中的虚无主义者正直、高尚、意志坚定、为人坦诚、热爱艺术、珍视爱情,对工作和前途充满信心,深信自己事业的正义性,依靠自己的努力成为有益于社会的人。这部由当时激进革命者精神领袖所写的反映新一代革命青年生活和斗争的作品,其主角理所当然地成为新青年的榜样和化身。

 

虚无主义的社会基础,是19世纪上半期形成的新一代非贵族出身的知识分子。(16)虚无主义运动的兴起,反映了他们对1861年改革的失望,对自由主义的失望,对俄国社会的失望。(17)至于虚无主义的直接来源,陀思妥耶夫斯基和斯特拉霍夫都上溯到西方派以及“四十年代的人”:格拉诺夫斯基、别林斯基、巴枯宁、赫尔岑和屠格涅夫等等。陀思妥耶夫斯基指出,赫尔岑在“直接的虚无主义之父”中据有特殊地位。斯特拉霍夫也把赫尔岑称为“理想主义的西方派分子和极端的虚无主义者”,认为他在虚无主义形成中发挥了巨大作用。(18)

 

赫尔岑本人虽然在19世纪60年代初曾表示不赞同卡特科夫和屠格涅夫使用的“虚无主义”概念,但是后来他改变了看法。19世纪60年代末,赫尔岑一再强调,他同车尔尼雪夫斯基是俄国虚无主义之父,“十二月党人是我们伟大的父亲,巴扎罗夫们是我们纵欲的儿子。……我们这代人留给新一代的是什么呢?是虚无主义。”(19)赫尔岑表示,他愿意为巴扎罗夫们的全部缺点和罪孽承担责任。

 

19世纪70年代,虚无主义一词在俄国辩论性文学中出现得少了,但在欧美报刊上却成为当时俄国革命运动的一个符号。人们经常认为,俄国1860-80年代发生的一切骚动都出自于虚无主义者之手。(20)1870212日,马克思在读了弗列罗夫斯基所著的《俄国工人阶级状况》后对恩格斯谈到了俄国的社会局势,认为“从这里也可以看到现在俄国大学生等等中间风行一时的学校青年虚无主义的现实基础。”(21)

 

以否定一切为特征的虚无主义思潮和运动不可能长时间局限于社会文化层面,其政治化趋势是不可避免的。虚无主义运动酝酿了19世纪60年代革命运动的两个重要倾向:一方面,许多虚无主义青年决心把知识和文化送到群众中去,进而发动和组织群众。他们到工业城市去做工,在工人中间组织合作社,开办文化补习学校,这就是后来“到人民中去”运动的发端。另一方面,虚无主义运动中崇尚暴力和恐怖的倾向逐渐发展,俄国雅各宾主义的形成,以及1866年卡拉科佐夫行刺沙皇未遂,成为19世纪70年代革命恐怖主义的先声。

 

苏联时期,虚无主义这个历史名词在革命运动史研究中被淡化了。但是,作为对19世纪俄国革命运动发展过程中一个阶段的称呼和概括,虚无主义不应被忽略和遗忘。虚无主义对19世纪下半期激进革命运动的面貌产生的巨大影响,也是很难抹掉的。在当代俄国史学界,虚无主义运动重新引起关注,出现了一些直接以虚无主义为研究对象的成果。(22)有观点认为,虽然19世纪俄国激进革命思想包含的具体观点多种多样,但它们有一个共同特征,就是否定俄国“丑陋的”现实和存在的一切;俄国知识分子激进主义的具体表现就是“虚无主义”,可以把“虚无主义”与改革后俄国革命运动的理论和实践视为同一事物。(23)当然,这只是就改革后俄国革命运动总体上的否定特征而言,而对于其发展演变的阶段性特征和内部的差异,则必须有更具体的描述和进一步的概括。

 

俄国雅各宾主义(якобинство русское)

 

意大利学者文图里从俄国革命思想史的角度指出,“虚无主义”是同时流入俄国的无政府主义和雅各宾主义两股思潮的源头:如果强调个人的反抗,就会到达无政府主义;如果强调少数革命家的政治作用,就会到达雅各宾主义和革命精英理论。(24)国内学界对于以巴枯宁为代表的俄国无政府主义已有较多关注,而对于俄国雅各宾主义还鲜有涉及。(25)

 

俄国雅各宾主义是19世纪下半期俄国革命运动中最极端的流派,形成于1862-1866年间,其后逐渐发展为俄国革命运动的主流,对整个亚历山大二世时期的俄国社会和政治产生了重大影响。

 

苏联《历史百科全书》对俄国雅各宾主义的定义是:“俄国解放运动非贵族出身知识分子时期的一个革命思想流派,其主要特点是将革命视为由少数革命者实行的通过密谋夺取政权的政变,主张通过革命专政保卫革命成果并自上而下地推行社会改造。”(26)

 

在俄国激进革命知识分子中,对法国革命中雅各宾派的推崇从十二月党人就已开始。彼斯特里的社会政治观点具有明显的雅各宾主义性质,他本人也经常被称为雅各宾主义革命者。一些当代俄罗斯学者强调,彼斯特里系统地接受了法国大革命的思想,首先是雅各宾主义。19世纪40年代,别林斯基一度也迷信罗伯斯庇尔,认为暴力和流血是实现社会变革的必然途径。

 

19世纪60年代初,一些激进革命者更具体地宣扬,为了革命事业必须实行大规模的恐怖。当时刚进大学、后来成为俄国雅各宾主义主要代表人物的特卡乔夫认为:“为了改造俄国,必须杀掉所有25岁以上的俄国人”。(27)另一位激进革命者舍尔古诺夫主张,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应该杀掉作为现制度支柱的十万个地主、所有贵族高官和整个寄生特权阶层。(28)这些典型的雅各宾主义言论,在激进革命青年中传播很快。俄国雅各宾主义形成的标志,是1862年春天由莫斯科大学学生扎伊奇涅夫斯基以“中央革命委员会”名义撰写,并得到迅速传播的《青年俄罗斯》小册子。作为俄国雅各宾主义的政治宣言,《青年俄罗斯》绝对地否定改革,认为摆脱俄国现状的唯一出路是消灭一切现存秩序支持者的流血的无情的革命;提出了必须实行有组织、大规模的恐怖的思想;强调革命党夺取政权后应在政治上保留中央集权、坚持实行专政、利用国家政权的力量对社会实行改造。(29)《青年俄罗斯》对恐怖、暴力和密谋的推崇以及对未来社会的设想,对19世纪俄国革命运动以至20世纪初的俄国革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青年俄罗斯》奠定了俄国雅各宾主义的思想理论基础,而伊舒金小组则最先开始了俄国雅各宾主义的实践。(30)伊舒金小组成立之初,曾把准备和落实车尔尼雪夫斯基在《怎么办》这本书里提出的教育、组织和发动人民,作为自己的基本任务。但是由于这方面的所有努力都没有结果,小组主要成员对宣传和文化工作失去信心,转而接受了《青年俄罗斯》的雅各宾主义观点,开始进行密谋和恐怖活动。

 

18662月,在伊舒金小组中成立了一个名为“组织”的秘密小团体,其任务是利用开办合法的图书馆、书店等形式,在各地建立一个由“中央革命情报局”领导的革命组织网络。(31)伊舒金小组确信,在他们采取一系列革命行动包括恐怖行动之后,沙皇政权必然会张皇失措,统治权力将会陷入街头血污。不久,为了更有效地开展活动,在“组织”的内部又成立了一个更秘密的名为“地狱”的核心组织,由大约30人组成,其直接任务是对统治阶层代表人物实施肉体消灭,最高目标是刺杀沙皇。(32)伊舒金要求,“地狱”的成员必须彻底摆脱道德准则的束缚,应该毫不犹豫地牺牲那些妨碍和干扰事业的人的生命,在必要时也应该牺牲自己的生命。他在组织内部宣布的非道德原则和采用的控制方法,实际上就是稍后涅恰耶夫《革命者信条》的早期版本。

 

就本质而言,伊舒金组织是以乌托邦理想与极端手段相结合为特点的。小组成员认为,暗杀沙皇将会引爆一场社会革命,至少能迫使政府做出重大让步。在这种思想指导下,组织成员卡拉科佐夫(33)在俄国革命运动史上第一次行刺沙皇,这是俄国雅各宾主义的首次重大行动。

 

19世纪60年代中后期出现的涅恰耶夫现象,是俄国雅各宾主义达到新阶段的一个标志。涅恰耶夫曾在伊舒金组织中接受了最初的革命锻炼,把伊舒金尊为自己的“精神之父”。他提出了实行有计划的大规模恐怖活动的设想,建立了名为“人民裁判”的密谋组织,并且首先策划暗杀了不满其专横做法的组织成员、大学生伊万诺夫,以期“用血来巩固组织”。他提出的由一个少数革命家组成的“无名的、谁也不知道的‘我们的委员会’”来安排未来社会秩序、用强制命令的方式组织全部社会生活的狂妄想法,被马克思尖锐地批评为“荒诞的实际组织计划”、“兵营式共产主义的典范”。(34)

 

俄国雅各宾主义的主要理论家特卡乔夫,通常被认为是民粹主义运动中密谋派的代表人物。但他认为“一切通过人民”的民粹主义口号,是不切实际的,只有凝聚为高度集中的密谋组织的革命知识分子,才是革命的唯一创造性推动力量。在民意党的理论、纲领和实际活动中,俄国雅各宾主义的主要内容,如密谋、恐怖、由少数革命者夺取政权并改造社会的思想,占有决定性位置。

 

俄国雅各宾主义是贯穿于1860-1880年代革命运动的一个主要倾向。它与当时其他革命思想、派别和组织有联系,但也有明显差异。例如,它与革命民主主义有接近之处,但并不坚持农民革命和农民社会主义,而更侧重于密谋、恐怖和暴力的斗争手段。它与民粹主义也有一定程度的重合,革命民粹主义密谋派的代表特卡乔夫和民意党主要领导人,都是典型的俄国雅各宾主义者,但是民粹主义运动中以拉甫罗夫为代表的宣传派,和“土地与自由社”中以普列汉诺夫为首的农村派(“土地与自由社”分裂后是“黑土重分社”),则不能归入俄国雅各宾派之列。

 

民粹主义(народничество)

 

1860-1870年代之交,民粹主义登场了。民粹主义问题被认为是苏联(俄罗斯)“历史科学中最复杂、最尖锐、最具有争议性的问题之一”。(35)为了理解民粹主义的复杂性,需要了解民粹主义这个词的产生和定义的变化。苏联时期著名俄罗斯语文学家维诺格拉多夫院士在《词的历史》中指出,“19世纪60-70年代形成了一个新词:народник(民粹主义者),用来指称激进知识分子中一个社会政治流派的代表人物。该流派认为,农民是理想国家机构的唯一基础。中性名词народничество(民粹主义或民粹派),形容词народнический(民粹主义的)。”但那时对这个词的内涵和外延还没有很明确的界定,斯拉夫派、莱蒙托夫、普希金都被认为是народник。(36)美国著名俄国史专家派普斯则认为,народничество这个词是在1870年代中期才出现的,只是用来描述当时俄国激进主义的一个流派,而且往往还带有贬斥的意思。(37)

 

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народник还是народничество,它们在书面俄语中得到普遍使用的时间要晚得多。维诺格拉多夫认为:“在达里的词典以前,没有任何一部[俄语]词典收入这些词。”(38)查阅达里《俄语详解词典》的不同版本可以得知,这部词典第二部分(字母И-О)1865年的第一版和1881年的第二版中都还没有这些词,直到1905年的第三版才收入了народник。(39)这意味着,与民粹主义有关的词,是到20世纪初期才被收入标准俄语词典的。

 

但在19世纪90年代,民粹主义这个词的使用范围有所扩大。1897年出版的勃洛克豪斯和叶夫隆的《百科词典》,是较早收入народничество这个词的百科类辞书。在这部《百科词典》中,民粹主义第一次被作为一种社会文化现象作了解释:“这一术语没有很确定的词义。出现于19世纪70年代,被用于指称一些不同的思想。在19世纪80年代‘自由主义’刊物与街头爱国主义激烈辩论的时候,‘民粹主义者’经常被定义为粗鲁的沙文主义和大众肆无忌惮本能的代表。同时,民粹主义经常被用作民主主义和关注人民的同义词。……在当代俄罗斯文学评论中,通常划出一类‘民粹主义小说家’,其中既包括格列布·乌斯宾斯基,也包括Н.В·兹拉托弗拉茨基,尽管他们代表了对人民生活的完全不同的看法。我们的作家和政论家谁都不愿意被称为‘民粹主义者’。只有卡布利茨-尤佐夫声称自己的观点是‘民粹主义理论’,而这又导致很多在认识上接近民粹主义的人抗议把自己称为民粹主义者。……尤佐夫逝世后,由于‘马克思主义者’的产生,‘民粹主义者’这个术语似乎又复活了。围绕在《新言论报》(Новое Слово)周围的作家和他们的主要理论家В.П·沃龙佐夫,虽然没有自称为‘民粹主义者’,但不反对别人这样称呼自己。应该承认,民粹主义在其较好含义上是我们精神生活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现象。”(40)

 

与勃洛克豪斯和叶夫隆的《百科词典》差不多同时出版的,还有一部很有影响的《格拉纳特常用百科词典》,但它没有收入民粹主义、民粹主义者等名词。

 

19世纪90年代那一场关于俄国资本主义的命运和俄国革命未来发展的著名论战中,合法马克思主义者司徒卢威把乌托邦社会主义的俄国版本称为“民粹主义”,从而使这个以往很少被使用的术语逐渐流行起来。(41)司徒卢威把所有那些否认资本主义进步性的激进分子都称为民粹主义者,将赫尔岑和车尔尼雪夫斯基视为民粹主义之父。从司徒卢威开始,民粹主义作为一种社会政治思想流派受到关注并进入了俄国思想和学术领域。司徒卢威关于民粹主义的观点,被研究俄国革命运动的历史学家波古察尔斯基(雅科夫列夫)所接受,对20世纪初俄国革命之后的苏联史学界也有很大影响。

 

第一次俄国革命后,1909年出版的勃洛克豪斯和叶夫隆《小百科词典》第二版对民粹主义这个词作了新的解释:“19世纪70年代以来俄罗斯文学的一个流派,它给自己提出的任务是研究人民生活的各个方面、实现知识分子与人民(主要是农民)的接近。民粹主义产生于这样的思想:人民(主要是农民)中间存在的社会和道德理想(如村社和劳动组合原则、宗教信念等),可以成为社会改造的出发点。由此开始,知识分子渴望‘到人民中去’,‘扎根土地’,向社会和道德基础高于受过教育阶层的人民学习。一些作家相信,由于俄国人民的生活具有这些特点,俄国的政治和社会演变不会步西欧的后尘,并将绕过资本主义制度的发展。”在20世纪初的民粹主义政党社会革命党和人民社会主义党的纲领中,民粹主义思想被归纳为“一切为了人民,一切通过人民”这一口号。(42)可以认为,这个定义是最接近于1917年革命以后对民粹主义的一般认识的。

 

十月革命以后直到20世纪30年代中期,苏俄(苏联)学术界对俄国民粹主义的评价曾是充分肯定的,并且特别强调民粹主义与布尔什维主义之间的精神联系。但在基洛夫被刺杀后,对民粹主义的评价逐渐转为否定。斯大林在小范围里说过,“如果我们用民意党人去教育我们的人,那就是在培养恐怖分子。”(43)19376月联共()中央《关于近期宣传工作》的决定中,民粹主义被称为“马克思主义最凶恶的敌人”。(44)所有民粹派活动家,包括革命民粹派和自由主义民粹派,都遭到否定。解散了全苏政治流放者协会,停办其刊物《苦役与流放》,停止已经开始的出版拉甫罗夫、巴枯宁和特卡乔夫等人著作的工作。(45)

 

1938年出版的乌沙科夫《俄语详解词典》被称为20世纪第一部标准俄语词典,它收入了народник(民粹主义者)这个词,将其定义为“民粹主义的追随者”,但народничество(民粹主义)却没有出现在词典中。(46)1939年出版的《苏联百科全书》第一版第41卷有民粹主义词条,对它的解释是:“19世纪60年代出现的俄国小资产阶级思想流派,具有革命情绪的非贵族知识分子的运动,其农民社会主义的理论反映了小生产者、小资产者的利益”,车尔尼雪夫斯基是民粹主义创始人,巴枯宁、拉甫罗夫和特卡乔夫所代表的三种倾向,构成了民粹主义的理论基础。(47)这个解释在很长时间里是对民粹主义的标准定义。

 

对民粹主义的学术研究到20世纪50年代中期才恢复。苏联学术界对于民粹主义概念的形成、定义及其在俄国解放运动中的位置问题,形成了两种有代表性的意见。

 

涅奇金娜(М.В.Нечкина)、科瓦里钦科(И.Д.Ковальченко)、列文(Ш.М.Левин)、斯米尔诺夫(А.Ф.Смирнов)和索科洛夫(О.Д.Соколов)等人认为:(1)民粹主义只是解放运动非贵族出身知识分子阶段的一个时期,即1870-1880年代;(2)赫尔岑和车尔尼雪夫斯基及60年代整整一代革命活动家是革命民主主义者,而非民粹主义者;他们有民粹主义的思想萌芽,但还没有形成系统观点,民粹主义是到1860-1870年代之交才形成的;(3)俄国解放运动的非贵族出身知识分子阶段可以分为三个时期:革命民主主义时期(1860年代)、革命民粹主义时期(1870年代)和自由民粹主义时期(1880-90年代)

 

而另一些历史学家如伊登贝格(Б.С.Итенберг)、谢多夫(М.Г.Седов)、安东诺夫(В.Ф.Антонов)、特瓦尔多夫斯卡娅(В.А.Твардовская)和菲利波夫(Р.В.Филиппов)等人则认为:(1)解放运动中整个非贵族出身知识分子阶段都是民粹主义性质的;(2)赫尔岑和车尔尼雪夫斯基是民粹主义的创始人和最权威的思想家;(3)因此俄国解放运动的非贵族出身知识分子阶段分为两个时期,即1860-70年代的革命民粹主义时期,以及1880年代初到1890年代中的自由民粹主义时期。(48)

 

两种不同意见实际上涉及对民粹主义的内涵和外延的界定。产生了这样的问题:(19世纪)60年代的革命民主主义者是民粹主义者吗?或者,民粹主义者是(19世纪)70年代的革命民主主义者吗?(49)应该指出,以涅奇金娜为代表的观点更加接近实际发生的历史事实,也更便于厘清当时各种革命思想和派别的发展线索及相互关系。而按上述第二种意见,亦即基本上延续了司徒卢威观点的意见,19世纪中后期革命运动的所有派别、组织和人物都被归纳于民粹主义,使民粹主义成了一个庞杂的没有明确边界的术语。因为在事实上,民粹主义是革命运动在一个时段内的具体表现形式,民粹主义概念的特定内涵使它难以概括和包容整个1850-1880年代的革命运动、不能反映这一时期革命运动各阶段和各派别都具有的共性特征。

 

苏联(俄国)学界一般认为,民粹主义的激进化是一个递进的过程,从主张宣传,到鼓动暴动,到密谋恐怖。但在严格意义上,这一说法只适用于19世纪70年代初开始的革命民粹主义。如果将此说法扩大到上述第二种观点即广义的民粹主义,对一些具体问题就不能自圆其说。例如,1862年扎伊奇涅夫斯基撰写传播俄国雅各宾主义的宣言《青年俄罗斯》、1863年伊舒金密谋恐怖组织成立、1866年卡拉科佐夫行刺亚历山大二世未遂等极端激进的思想和行动,都远远早于主张在群众中开展宣传活动的相对温和的民粹主义思想家拉甫罗夫,都发生在民粹主义这个名词出现之前。这种情况说明,在19世纪中后期的革命运动中,存在着多种倾向和多个派别,它们有各自相对独立的发展进程,虽然互相之间有一定的交集和影响。

 

在西方学术界,美国学者格里森对民粹主义概念有独到的解释。他认为,民粹主义是个好词,但它不能在未经定义的情况下使用。首先,在19世纪60年代和19世纪70年代,还没有人在广义上实际使用“民粹主义”这一术语,这一事实应该会让那些谨慎的历史学家仔细斟酌。其次,那时的激进革命思想和运动经常被用模糊而难懂的术语“虚无主义”来指代,而虚无主义这个词本身都还需要定义。第三,由于19世纪60年代的激进革命运动主要是在封闭的大学生和知识分子小组内进行,带有秘密的、地下的和精英的特征,因此很容易使历史学家们将之称为“雅各宾主义”或“布朗基主义”。格里森还特别提到,美国著名俄国史专家理查德·派普斯对使用“民粹主义”(народничество)这一术语来指代俄国革命运动整整一个阶段进行了有力的批评。格里森指出了民粹主义概念的泛化引起的问题,但他认为,1860年代到1880年代俄国激进革命者的指导思想,是在一个大的智识框架内形成的,在没有找到更合适的术语或概念来替代的情况下,民粹主义仍是对这些思想的一个比较好的概括。(50)

 

格里森的这个意见是在1980年发表的。10多年之后,俄罗斯学界在深入研究的基础上,找到了一个更为合适的术语和概念来概括19世纪中后期的俄国革命运动,这就是“俄国革命激进主义”。

 

俄国革命激进主义(революционный радикализм в России)

 

20世纪90年代,俄罗斯学者开始使用“俄国革命激进主义”来定义19世纪中后期俄国革命运动的总体面貌和本质特征。1997年,俄罗斯科学院俄国历史研究所推出了由鲁德尼茨卡娅主编并作序的文件集《19世纪俄国革命激进主义》。(51)文件集系统地收录了19世纪50-80年代俄国革命运动各个流派的纲领性文件、宣传鼓动材料以及主要代表人物的文章、书信、小册子等,比较全面地反映了19世纪俄国革命激进主义形成和发展的历史。

 

“革命激进主义”的概念是从“激进主义”演变而来。“激进主义”这个名词产生于18世纪下半期的英国,被用来定义当时的改革运动。在法国大革命中,激进主义走向极端,形成了雅各宾派所代表的“革命激进主义”。

 

在俄国革命运动史上,19世纪40年代就已经出现了“激进主义(радикализм)”这个词。政论家卡特科夫在1840年的《祖国纪事》(Отечественные записки)杂志上,最早使用这个词来指称当时激进革命知识分子的思想。(52)19世纪下半期到20世纪初期,俄国的亲政府的或自由主义的出版物,经常从否定性角度解释激进主义。激进主义几乎成了虚无主义和反抗现实的同义词,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与这一时期激进革命思想的表达方式和实践特点有关系的。(53)

 

俄国(苏联)学术界对于激进主义概念的定义,百年来基本上没有变化。革命前的勃洛克豪斯和叶夫隆《百科全书》对激进主义的解释是:“源自拉丁文radicalisradix。政治的或教会的、宗教的甚至哲学的激进主义,是一种原则或流派。这一名词意味着试图将政治或其他方面的意见引向其根本的逻辑的或实践的结论,且不作任何妥协。(54)当代俄国学术界将激进主义定义为“一种在任何改造活动中要求彻底的根本性变化和最圆满结果的绝不妥协的倾向。”(55)激进主义“经常被直接解释为要求从根本上改造政治进程、准备用坚决的不妥协的行动、极端的手段达到自己目标的心理结构”。(56)作为社会政治流派,激进主义者不接受现存秩序,也不接受渐进变革的方式,其主要目标是以革命的方式根本改变现存政治、社会和经济制度。因此,理解激进主义不是取决于某种观点,而是斗争的方式。在保守主义、自由主义等不同的社会思潮和运动中,都可以有自己的激进一翼,其立场的特点通常表现为不妥协性,有时还具有极权组织的色彩。(57)

 

以鲁德尼茨卡娅为代表的俄罗斯学者,将19世纪中后期主张以革命方式实现俄国改造的思想及其影响下的革命运动,概括为“俄国革命激进主义”。之所以强调“俄国革命激进主义”,是为了将其与原生于法国大革命时期的“革命激进主义”区分开来。在为《19世纪俄国革命激进主义》这本历史文献汇编所写的长篇序论中,鲁德尼茨卡娅特别突出了俄国雅各宾-布朗基主义形成和发展的线索,将其视为俄国革命激进主义的主要体现。(58)

 

从思想史的角度来看,用“革命激进主义”概括19世纪中后期的俄国革命思想和运动是有依据的。因为在这一时期的各个革命派别、组织和代表人物,全都或多或少地接受和发展了法国大革命中雅各宾派所代表的革命激进主义。

 

19世纪俄国革命激进主义经历了一个从思想到实践的发展过程。作为早期的俄国雅各宾主义者,十二月党人彼斯特里比较系统地表达了革命激进主义的思想。1830-1840年代,赫尔岑、别林斯基也都曾崇拜过罗伯斯庇尔。不过,直到1861年改革前,激进主义基本上仍在一般民主主义思想的轨道上发展,并且主要体现为一种思想的表达,还没有进入实践和行动的阶段。(59)

 

但是,农民改革不能满足激进知识分子的社会和政治理想,反而引起了他们对改革的强烈不满和抵制。没有任何政治经验的俄国知识分子以为,他们可以通过暴力革命破坏现存制度来实现自己所渴望的目标,他们“不能抵制这种想法的诱惑”,(60)并以投身革命的方式给自己关闭了参与改革的道路,把自己排除在可能成为其政治活动学校的实际工作之外。从1860年车尔尼雪夫斯基“号召罗斯拿起斧头”,到1862年俄国雅各宾主义的宣言、1863年以发动农民暴动为目的的“喀山密谋”、1863年伊舒金小组成立、1866年卡拉科佐夫行刺沙皇未遂、1860年代末为革命不择手段的涅恰耶夫现象、1870年代初巴枯宁无政府主义暴动思想的盛行、“到人民中去”运动的展开、1876-1877年建立农民武装、发动农民革命的“奇吉林密谋”、1878年查苏里奇行刺圣彼得堡市长特列波夫将军和随后的革命恐怖主义浪潮、1879年索洛维约夫行刺亚历山大二世未遂、1870年代末特卡乔夫提出革命恐怖是“俄国道德和社会复兴的唯一手段”(61)的理论,直到革命恐怖组织“民意党”成立、多次组织针对沙皇的恐怖行动并最终在188131日刺杀亚历山大二世,这一系列重要事件,展现的正是俄国革命激进主义不断发展和强化的历程。

 

俄罗斯学界推出“俄国革命激进主义”这个概念,来概括19世纪中后期俄国革命运动,抓住了这一时期革命运动中各个派别、组织和主要人物的思想和行动共有的本质特征,找到了他们之间的最大公约数:对现实持绝不妥协的彻底否定态度,坚定不移地把革命作为彻底推翻现存制度、对社会进行根本改造的唯一途径。虽然激进革命运动在不同阶段的主要倾向,及其代表人物的社会政治观点和道德面貌存在着差异,但就总体而言,作为现存制度的叛逆者、批判者、否定者和破坏者,他们具有一脉相承的革命激进主义特征。科斯金认为,俄国革命激进主义产生于俄国社会的特殊性,它建立在迷信暴力的基础上,具有反宗教的无神论的性质和战斗的进攻性质。(62)而在其不断激进化的过程中,可以发现一个规律性的现象,即纲领越激进,实现纲领的策略就越极端,因为理想的激进程度与现实的历史前提是成反比的。在意识到自己的乌托邦理想在通常条件下绝无可能实现的情况下,激进革命者便寄希望于非常手段和非常途径,试图通过密谋、暴力和恐怖来达到自己的目标。

 

19世纪中后期有关俄国革命运动的一系列名词概念相继出现、流行以及被另一些名词概念所替代,反映了俄国马克思主义产生以前革命运动激进化的历史。在这些概念之间存在的某些交叉和重叠,表明了革命运动中各倾向各派别之间在精神、纲领和策略方面的联系。而“革命激进主义”概括了它们的共性特点,较好地反映了这一时期俄国革命运动的面貌、本质和趋势。

 

俄国革命激进主义思想和运动的形成和演变,既是俄国历史特殊性的重要表现,也是独特的俄国发展道路的结果。它不仅给俄国革命和社会主义运动打上了自己的印记,也深刻影响了俄国发展道路的选择,从而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20世纪俄罗斯的命运。

 

注释:

 

Abbott Gleason,Young Russia:The Genesis of Russian Radicalism in the 1860s,New York,The Viking Press,1980,p.34.

 

②Журнал 《Русское слово》 и революционная демократия.http://www.portalus.ru/modules/shkola/rus_show_archives.php?archive.

 

③Революционные Демократы//Советская историческая энциклопедия.Главный редактор Е.М.Жуков.М.,1968.C.922-923.

 

④Бердяев Н.А.Демократия и иерархия//Духовные основы русской революции.Спб.,1998.C.245.

 

⑤См.Есин Б.И.Об одной ли революции думали русские демократы в 40-80-е годы XIX века(Белинский,Писарев,Благосветлов)//Медиаскоп.Выпуск.2011..4.http://www.mediascope.ru/node/932.

 

⑥См.Есин Б.И.Об одной ли революции думали русские демократы в 40-80-е годы XIX века(Белинский,Писарев,Благосветлов).

 

⑦参见姚海:“别林斯基再认识”,《探索与争鸣》,2004年第1期。

 

⑧Ермичев А.А.Был ли Белинский революционным демократом и социалистом?//Вестник Русской христианской гуманитарной академии.2011.Том.12.Выпуск.2.С.125.

 

⑨См.Нюхтилин В.A.Шпаргалки по философиию.2003.http://metek-site.ru/metek.php.

 

⑩Журнал 《Русское слово》 и революционная демократия.http://www.portalus.ru/modules/shkola/rus_show_archives.php?archive.

 

(11)Григорьев А.А.Воспоминания.М.,1988.С.60-61.

 

(12)См.Энциклопедический словарь Брокгауза и Ефрона.т.XXI,СПб.,1892.C.11.

 

(13)Ширинянц А.А.О нигилизме и интеллигенции.http://www.portal-slovo.ru/history/35437.php.

 

(14)Тургенев И.С.Собрание сочинений:В 12т.Т.3.М.,1954.С.213-214,186.

 

(15)Илья Овчинников.Достоевский,Страхов и Герцен:конфликт или согласие//Русский Журнал /Круг чтения.http://old.russ.ru/krug/00gerzen-pr.html.

 

(16)非贵族出身知识分子,俄文为:разночинцы,国内通常译作“平民知识分子”。但разночинцы 的基本词义是“各种身份地位的人”。在19世纪,它指的是出身于贵族以外各个等级的知识分子。按照当时俄国的等级划分,贵族之外还有神职人员、荣誉公民、商人、市民、哥萨克和农民等不同等级,不宜将这些等级一概称之为平民。俄国不存在一个对应于贵族阶层的平民阶层。一些学者强调,俄国从来就没有过西欧类型的等级关系。事实上,当时不少著名激进知识分子都不是出自于我们所想象的平民阶层。例如,被认为是这一时期知识分子杰出代表的车尔尼雪夫斯基、杜勃罗留波夫都来自于神职人员甚至较高职位神职人员的家庭,把他们称为平民知识分子是不合适的。在本文中,разночинцы这个词按其本义译为“非贵族出身知识分子”。

 

(17)参见姚海:“俄国虚无主义运动及其根源”,《史学月刊》,1993年第6期,第75-76页。

 

(18)См.Илья Овчинников.Достоевский,Страхов и Герцен:конфликт или согласие.

 

(19)См.Герцен А.И.Еще раз Базаров//Герцен А.И.Собрание сочинений в 8томах.Т.8.М.,1975.С.316.

 

(20)Зиновия Березка.Нигилисты и революция.2012-02-21.http://propaganda-journal.net/4982.html.

 

(2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2卷,第428页。

 

(22)См.Ударцев С.Ф.Политическая и правовая теория анархизма в России.М.,Форум-М,1994.С.11.

 

(23)Ширинянц А.А.О нигилизме и интеллигенции.http://www.portal-slovo.ru/history/35437.php.

 

(24)Franco Venturi,Roots of Revolution:A History of the Populist and Socialist Movements in Nineteenth-Century Russia,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60,p.327.

 

(25)参见姚海:“俄国雅各宾主义的形成”,《社会科学战线》,2017年第3期。

 

(26)Якобинство русское//Советская историческая энциклопедия.Главный редактор Е.М.Жуков.М.,1968.C.860.

 

(27)特卡乔夫的姐姐在回忆录里提到了这一事实。См.Анненская А.Из прошлых лет(Воспоминания о Н.А.Анненском)//Русское богатство.1913.No.1.С.62.

 

(28)К молодому поколению//Рудницкая Е.Л.Революционный радикализм в России:век девятнадцатый.М.,1997.C.100-102.

 

(29)См.Молодая Россия//Революционный радикализм в России:век девятнадцатый.Документальная публикация под редакцией Е.Л.Рудницкой.М.,1997.С.147- 148.

 

(30)尼古拉·安德烈耶维奇·伊舒金184043日出生于萨拉托夫省,1863年到莫斯科做旁听生。当年秋天,以伊舒金为中心形成了一个虚无主义青年小组。

 

(31)Радикальное движение//60-90-е годы XIX века составили чрезвычайно важный и значительный этап в истории России.http://allrefs.net/c2/47w7k/p33/.

 

(32)Franco Venturi,Roots of Revolution:A History of the Populist and Socialist Movements in Nineteenth-Century Russia,p.336.

 

(33)卡拉科佐夫也来自萨拉托夫省,出身于家道中落的贵族家庭,与伊舒金是表兄弟。

 

(34)《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8卷,第471页。

 

(35)Троицкий Н.А.Народничество как идеология российского освободительного движения.http://www.situation.ru/app/j_art_756.htm.

 

(36)Виноградов В.В.История слов.http://wordhist.narod.ru/pred.html.

 

(37)Abbott Gleason,Young Russia:The Genesis of Russian Radicalism in the 1860s,p.33.

 

(38)Виноградов В.В.История слов.http://wordhist.narod.ru/pred.html.

 

(39)См.Толковый словарь Даля(3-е издание).Том.3.СПБ,1905.C.1200-1201; Виноградов В.В.История слов.https://azbyka.ru/otechnik/Spravochniki/istorija-slov/829?

 

(40)Энциклопедический словарь Брокгауза и Ефрона.СПБ,1897.С.586-587.

 

(41)Александр Малахов.Революционный реакционер.https://www.kommersant.ru/doc/45 2037.

 

(42)Народничество//Малый энциклопедический словарь Брокгауза и Ефрона.в 4т.СПб.,1907-1909.

 

(43)См.Седов М.Г.Советская литература о теоретиках народничества.В кн.:История и историки.М.,1965.С.257.

 

(44)См.О пропагандистской работе в ближайшее время.Правда,15июня 1935.

 

(45)См.Троицкий Н.А.Народничество как идеология российского освободительного движения.http://www.situation.ru/app/j_art_756.htm.

 

(46)Толковый словарь русского языка.в 4т.под редакцией Дмитрия Николаевича Ушакова.Т.2.М.:Гос.ин-т 《Сов.Энцикл》,1938.

 

(47)Большая советская энциклопедия.первое издание.Том.41.1939.С.170-172.

 

(48)Троицкий Н.А.Народничество как идеология российского освободительного движения.http://www.situation.ru/app/j_art_756.htm.

 

(49)Там же.

 

(50)Abbott Gleason,Young Russia:The Genesis of Russian Radicalism in the 1860s,p.33-34.

 

(51)Революционный радикализм в России:век девятнадцатый.Документальная публикация/РАН Института российской истории.Под редакцией Рудницкой Е.Л.М.,Археографический центр,1997.

 

(52)См.Тонких В.А,Ярецкий Ю.Л.История политической и правовой мысли России.М.:ВЛАДОС,1999.С.232-233.

 

(53)Костин Ю.В.Российский радикализм второй половины XIX-начала XX века и современность.http://www.jeducation.ru/4_2008/87.html.

 

(54)Радикализм//Энциклопедия Брокгауза и Ефрона.С.-Пб.:Брокгауз-Ефрон,1890-1907.http://dic.academic.ru/dic.nsf/brokgauz/18022.

 

(55)Новая философская энциклопедия.В 4тт.М.:Мысль.Под редакцией В.С.Стёпина.2001.http://dic.academic.ru/dic.nsf/enc_philosophy/4730/.

 

(56)Политическая психология.Под общ.ред.А.А.Деркача,В.И.Жукова,Л.Г.Лаптева.М.:Академический проект,2001.С.382.

 

(57)Общественная и духовная жизнь России в 19веке.Русский Радикализм.http://5fan.ru/wievjob.php?id=9868.

 

(58)Рудницкая Е.Л.Революционный радикализм в России:век девятнадцатый.М.,1997.

 

(59)См.Костин Ю.В.Российский радикализм второй половины XIX - начала XX века и современность.

 

(60)Леонтович В.В.История либерализма в России(1762-1914).Париж,1980.С.185-186.

 

(61)См.Рудницкая Е.Л.Революционный радикализм в России:век девятнацатый.М.,1997.C.433.

 

(62)Костин Ю.В.Российский радикализм второй половины XIX - начала XX века и современность.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