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专题研究>>台港澳史>>正文内容
台港澳史 【字体:

台湾史研究理论与方法学术座谈会召开

作者:冯琳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史研究中心 更新时间:2014年06月29日

 

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史研究中心主办、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台湾史研究室编辑的《台湾历史研究》第1辑于2013年正式面世,这是大陆学界第一家专门研究台湾历史的学术集刊。

 

2014年6月28日,“《台湾历史研究》创刊一周年暨台湾史研究理论与方法学术座谈会”在近代史所学术报告厅召开。南京大学台湾研究所所长崔之清教授、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历史研究所所长陈小冲教授、福建师范大学闽台区域研究中心主任谢必震教授、北京大学历史系臧运祜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陶文钊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杨匡汉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边疆史地研究中心党委书记李国强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副所长张冠华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研究所罗燕明研究员、宋月红研究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副总编辑徐思彦编审、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规划处陈于武处长以及近代史所相关领导、台湾史研究中心成员近30人参加了会议。与会学者就《台湾历史研究》刊物的发展方向、台湾史研究的理论与方法等问题进行了讨论。

 

座谈会由近代史研究所副所长、台湾史研究中心副主任汪朝光研究员主持。

 

首先,近代史研究所党委书记周溯源研究员致欢迎辞。他充分肯定了中国社科院台湾史研究中心及近代史所台湾史研究室自2002年成立以来所取得的成绩,并对《台湾历史研究》提出希望,期盼学刊继续保持特色,注重学术前沿性,吸纳更多包括海外作者在内的一流学者,更具开放性与包容性,发表一流文章,办成一流刊物。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中国史学会会长、台湾史研究中心主任张海鹏研究员做主旨发言,在简要追溯《台湾历史研究》创办经历后,着重谈了台湾史研究的史观问题。他特别指出台湾学界有几种典型的研究倾向:一是认为“原住民”才是台湾的主人的后殖民史观,实际上是“台独”史观;二是认为台湾从来不是一个国家而只是中国的一部分的史观,最与大陆学界接近;三是含糊其辞的“兼顾史观”。他还指出近年来引发争议的“日据”、“日治”、“清领”、“荷领”之类的说法,其实在不少大陆学者当中也有模糊的认识,因此呼吁学界认真辨析,并加强对台湾史研究理论与方法的探究。

 

在学者发言的环节中,崔之清教授说明当代台湾研究获取资料困难,研究水平一时难以提高,但可以继续发挥台湾史研究的优势。他建议中国社科院台湾史研究中心整合各方面力量,与厦门大学、福建师大等台湾史研究机构分工合作,集体攻关,尽量减少学术重复,并建立统一的文献资料数字化平台。在研究方法上,要坚持以历史学方法为主体,坚持唯物史观,做到实证研究,厘清基本史实。如果这一点做不到,而单纯追求研究方法的多样性,并不可行。在历史分析解读方面可采用其他学科方法。同时,要就重大历史事件加强两岸学者对话,充分研讨,理性交流。他还建议在《台湾历史研究》开辟“史实辨析”、“热点争鸣”等专栏,以开放包容心态,对待台湾及海外学者的研究成果。

 

谢必震教授肯定《台湾历史研究》的创办对台湾史研究意义重大,并希望该刊引领学术方向。他认为台湾文化有其特殊性,但台湾受福建影响更大,可以说台湾文化是福建文化孕育出来的。他从闽台文化关系视角举出一些具体实例,证明历史与现实关系不可忽视。历史研究需要现实关怀,现实作为也需要历史思维。

 

陈小冲教授也肯定《台湾历史研究》作为台湾史研究专门刊物的重要作用,期待刊物由年刊发展为半年刊、季刊。他希望中国社科院台湾史研究中心作为“国家队”能在整合力量、引导方向方面发挥更大作用。他指出大陆台湾史研究进行了30多年,该到一个总结的阶段,以此作为再出发的起点。同时,大陆学界仍要加强运用唯物史观的自觉性,无须避讳或认为多余,应加强马克思主义史学教育,使之体现于研究内容,而不只是自称运用了唯物史观的简单表述。在研究方法上,要坚持传统方法,并借鉴人类学等其他学科的方法。同时要更多地开展田野调查,重视口述历史,发掘民间文献。

 

臧运祜教授指出忽视台湾史研究的理论与方法是学界较为普遍的现象。台湾史研究与中国历史研究相比,有共性和特殊性,不能过分强调任一面。研究台湾史,首先要有一个准确的学科定位,台湾史是中国史的一部分,台湾史学科是中国史学的一个分支学科。同时要有世界史的视野,荷据、西据、日据时期殖民主义在台湾的问题都可以从这个角度解释。台湾史研究中的一些困境可通过借鉴其他学科的研究成果和方法来获得突破,但要警惕历史学的社会科学化。大陆的台湾史研究应继续强化长处和优势,可进一步深化清代台湾史研究。而当代台湾史,台湾人自己不容易以超然的立场评述,我们则可作为旁观者加深研究。最后建议《台湾历史研究》增加年度学术发展回顾的信息,更有利于读者。

 

陶文钊研究员提议加强对台湾社会转型及其影响的研究。台湾现在究竟是一个什么社会形态?转型与“台独”的关系如何?值得深入研究。对于转型期社会形态、政党与民众关系等方面的研究,是理解许多现实问题的关键环节。由于威权统治,五、六十年代台湾和菲律宾是被美国国会批评最多的两个盟友,“民主化”以后,美国对台湾的支持率明显上升。对台湾“民主化”后的社会形态需要组织一批学者长期深入台湾进行调研。

 

杨匡汉研究员从文学史研究的角度,强调台湾史的写作,要注意澄清史实,提高史识,史德要客观公正,史笔不要用统战话语。同时要贯穿三种哲学:历史哲学、文化哲学、生命哲学。他特别强调台湾史研究需要以全球史观加强大背景的考察。对于台湾史分期问题,他认为暂时不要作定论,可以进一步讨论。他也建议加强田野调查,发掘口述史料。

 

李国强研究员则建议从海洋视角开拓台湾史研究,重视台湾的海洋特质,台湾不仅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更是中国海洋领土的重要组成部分。两岸在钓鱼岛与南海诸岛主权问题上并无分歧,要加强台湾与东海、南海关系和海洋主权方面的研究。目前两岸在南海合作的议题仍停留在学术层面,促进两岸海洋问题的合作或许也会成为解决政治问题的突破口。

 

张冠华研究员肯定了《台湾历史研究》的学术性,认为它是一本厚重的刊物。结合目前历史研究与现实研究仍然是“两张皮”的现状,指出现实研究需要历史思维和史学底蕴,不能就事论事。台湾史研究要注意学术性与促进和平统一的问题,以及学术性与政治性的关系。他特别强调要加强1949年以后当代台湾史的研究。

 

罗燕明研究员与宋月红研究员则从“国史”与“台湾史”的关系角度发言,介绍了中国社科院当代中国研究所对于台湾史研究的考虑与主要侧重点。罗燕明强调台湾史研究要增加当代台湾史研究的份量。宋月红主张台湾史研究要从关注政权更迭转向社会、文化、教育等领域,并提出撰写包括大陆与台湾在内的“祖国史”的新概念。

 

最后,近代史所台湾史研究室主任李细珠研究员进行简要总结,认为这样一个人数不多的小规模会议,来自各地各方面有代表性的学者,对《台湾历史研究》和台湾史研究从不同角度发表了高见,信息量非常大。最重要的有两点:一是对《台湾历史研究》提出了许多有建设性意义的指导意见,如办刊要有自己的特色,保持开放的心态,增加专栏,等等,这些正是我们努力的方向,要为台湾史研究建立一个更加宽广的学术交流平台。二是为进一步开展台湾史研究指明了新的方向,如整合力量,加强协作,加强对台湾史研究的史观建设,台湾史研究的学科定位与研究视野,全球史观,从海洋视角开拓台湾史研究,加强对台湾社会转型及其影响的研究,加强当代台湾史研究,借鉴其他学科方法,开展田野调查,等等,对我们的台湾史学科建设有着非常重要的启发与借鉴价值。他呼吁学界继续关注《台湾历史研究》,共同推进台湾史研究。 

 

 



上一篇:张丽:60年来大陆地区香港史研究回顾 下一篇:汪朝光:台湾史研究的维度与思考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